发个微信去天庭

第575章 玉帝眼珠子都青了

第575章 玉帝眼珠子都青了2017-11-10 21:23:1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与天同寿,这是多么牛逼的一句话,天下间能当得起这个说法的可不多,镇元子就是其中一人,地仙之祖,道家大仙风采,可不是一般人能接触的。

    随着镇元子的出现,黄帝有些纳闷,王母诡异的笑了,自然,没想到你还拉了帮手?秦奋心里哭笑不得,他根本不知道,也不准备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玉帝想冲上去给他一拳,这里可不是地仙界,你瞎搞什么?

    老君对其拱拱手,也就是示意一下,毕竟圣人化身的矜持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黄帝轻轻嗓子,“道友稀客,来,看座。”

    镇元子摆摆手,坐?算了吧,他可不是来喝茶的,对着天空一拜,“道友前来,为何不叫在下一声,也好结伴而行。”

    王母同样对着镇元子笑笑,三人屹立当场,不自觉的都有些笑意,海天道人也很欢乐,这下热闹咯。

    黄帝更尴尬了,镇元子的做法明显就是冲着自然道人而来,而且压根就不坐,说明对方的身份必须礼让,可惜,玉帝还是没动,老君也没动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,黄帝心里苦,刚要说话,镇元子先开口了,“今日,镇元子以自然道友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好嘛,这就是赤果果的站队了,玉帝一口恶气憋在胸口。

    黄帝更尴尬了,这位连主人的面子都不给,居然给了自然。

    “以自然道友马首是瞻。”海天道人嘿嘿一乐,看来有变数啊。

    我去你们大爷,玉帝心里苦,可惜算不到秦大厨,这货到底猫在哪里,能不能出来单挑?

    仓颉一时间呆滞。这是什么情况?黄帝接下来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想要说话,可又特么的没开口。被殿外一声大笑打断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今日怎么有兴致来三十三天外。不来我家我可不高兴,黄帝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我了个大草,黄帝也想骂街了,炎帝居然来了?要知道炎黄之争后,因为刑天的关系,两家可不和睦,老死不相往来。没想到这位今天来了,还有那一声大哥,叫的黄帝心里难受,因为炎帝可比他年纪大,论理,他还要叫炎帝一声大哥,那不是自然的小弟了吗?

    哪有小弟见到大哥不起来行礼的道理?

    好嘛,今天真热闹,老君眼睛一闭,不想看了。

    玉帝看到炎帝出现。真的是起身不是,不起身也不是,现在轮到他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!”秦奋说了一句。因为没想到,加上是现代人,没那么墨迹。

    可就这一句,听在别人耳中可不是这个感受,那就是自然道人默认了,是兄长,好嘛,这下大殿里气氛越来越压抑。

    “托大哥的福,挺好!”炎帝进门。和几位打了个招呼,看也不看玉帝和黄帝。就这么自顾自的站在一边,真的让人很尴尬。

    黄帝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。现在是该说仓颉的事呢,还是先招待,毕竟来的都不一般。

    玉帝心里发酸,事情节奏不对啊。

    毕竟君王还是要讲气度的,黄帝一挥手,正想说一句看座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声佛号,“阿弥陀佛,南海观音求见轩辕黄帝陛下!”

    好嘛,又来一个,观音这人急公好义,大慈大悲来的也不算突然。

    黄帝一脸的苦笑,又来一个说情的,玉帝更是心里烦,佛门也到咯,等下不好办啊。

    王母想到了镇元子,想到了炎帝,毕竟精卫和五庄观的事心里有底,可观音?她的真没想到。

    一身白袍的观音一进门,所有人也是打招呼,毕竟这位可是成佛了,没有佛位,但是有佛果,作为小乘和大乘的第二号人物,观音的地位真的太高,不能怠慢。

    还是一句看座被憋了回去,黄帝这回眼珠子都直了,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“观音拜见道友,道友近来可好!得蒙道友指点,弟子佛心稳固。”这就不是马首是瞻了,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表示,自然真的吊炸天,原来观音成佛,还和这位有一段善缘。

    秦奋没有说话,今天的意外真的不少,“嗯。”了一声,他也不知道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嗯?王母憋着笑,一抬头,就看到观音走过去,对着玉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见过玉帝!”好嘛,王母差点笑尿,玉帝,你是起身还是不起身呢?

    玉帝看着观音缓缓而来,心里拔凉拔凉的,不起来的话,那不是连点礼数都没有,人家可不是他的手下,镇元子如此,炎帝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镇元子高傲,要他屈身向玉帝行礼办不到,炎帝辈分高啊,更是不可能,观音合适,正因为合适才最恶心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是拜见,一个见过,差的尼玛太多了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在观音的心中,自然比他玉帝分量重的多。

    “见过菩萨!”玉帝起身说了一句,心里一团的邪火,****的自然道人,王母帮你,镇元子听你的,炎帝是你小弟,观音弟子之礼,你要闹哪样?以后自己怎么带队伍?

    海天道人同样压制笑意,小样,刚才起来就没这么难堪了,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。

    黄帝暗骂一声,你个猪,连带我也被失了礼数,今天够丢人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自然道友,道友前来所为何事?在下没什么不能对人言,有事还请说明。”黄帝等不下去了,对方呼朋唤友必定有意图,此刻镇元子,王母,观音,海天甚至是炎帝,都是为对方站台而来,势力太强,还是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黄帝这一开口,玉帝死的心都有了,你个猪队友啊,这事怎么可以让外人插手呢?他自然又不是天庭一员,一介散修而已。还有,你都打了招呼,自己不声不响,不是显得他玉帝小肚鸡肠气量狭窄,我去你大爷的。

    老君站起身点点头,给足了观音面子,同时对天空一抬手,自然道人到底是诡异啊,不仅逆天改命,还能指点观音,不可小视,结个善缘吧。

    猪队友,玉帝心里更烦躁了,老君可是他的铁杆帮手,你都起身招呼,自己要是再不动,那真的是笑话。

    玉帝郁闷的对着天空一抬手,“见过道友,我看有事还是这里说吧,黄帝也说了,无事不可对人言,道友就不要强人所难,说不定讲出一些趣事大家也能增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玉帝打了个哈哈,破坏掉秦大厨的意图,多少挽回点面子,就是不让你得逞。

    秦奋嘿嘿一乐,对着黄帝打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河图!”

    黄帝瞬间脸色一变,“道友里面请!”

    你麻痹,玉帝烦躁了。

    ps:不少人知道,我现在在殡仪馆,昨天下午三点,爷爷去世,我没有办法,原定的继续爆发押后,这几天我只能做到不断更,抱歉各位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