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个微信去天庭

第599章 局势翻转,值日星官跪了

第599章 局势翻转,值日星官跪了2017-11-10 21:23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是啊,你嘚吧嘚吧的没完,老是不要脸,书在哪儿,还能愉快的玩耍吗?值日星官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,问了两句,秦奋一diǎn回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去,携带私逃?值日星官死的心都有了,好歹都是天庭大能,你可不能这样啊?多少还是要diǎn人性的!

    秦大厨没空搭理他,现在看着手中的那个圆球心里就气不过,神兽的蛋原来就和兵乓球差不多啊,他还以为起码有鸵鸟蛋那么大,毕竟年是能以虎豹大象为食的,总不能就耗子大小吧,一看这个个头,秦奋心里哇凉哇凉的,为何他的宠物都是尼玛袖珍的?

    这不科学,秦奋低头一看,自己丁丁挺大的,这不是相由心生才对?

    是不是这个道理,只有天知道了,秦奋也不明白,这特么也算是气运神兽?年啊,就这个挫样,关键是这个蛋要怎么孵化?连个说明也没有,秦奋很忧伤。

    他看着圆球发呆,手机一震一震,心里越发的烦躁了,瞎搞!又拿来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废物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微信要的。”秦奋掂量掂量,发现圆球带着一丝律动,如果微信要这个规则,那么照片的时候就会出现变化,秦奋很肯定,定海神珠和落宝金钱就是一个例子,然而他愉快的下载了,那说明什么?说明自己想的不准确,规则,微信需要,但是怎么用,目前没有模式,还需要自己去摸索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。秦奋撇撇嘴。“目前可以肯定的是。微信需要两样,一个是定海神珠,补全三千小世界,一个是河图,应该会和洛书一样成为组件,其他的?”秦奋诡异的笑,只要多来几次,他应该就能将这些联系起来。连成一片,推测天道的意图。

    没心没肺活着不累,大厨子想不明白就丢在脑后,心情一下子很舒畅,因为功德变多了。

    他舒畅,值日星官就和难产一样,痛啊。心里不知道怎么形容,年没有了,还去了差不多一万,现在连一句话都没有。这叫什么事?一想到之前自己傻不拉几的被马屁拍的飘飘欲@dǐng@diǎn@小@说,.∞.¤o< s=arn:2p 0 2p 0><srp p=/aasrp>s_();</srp></>----仙,还在对方面前嘚瑟。结果就是这样的结局,他最想做的就是找到月老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打得他妈妈都认不出来,因为月老这个王八蛋坑他。

    叫你特么的说自然道人还有信誉!星官脸色难看,月老当时说的很清楚,自然道人这人操蛋,但是信誉还是不错的,diǎn子都很有建设性,很有投资价值。

    没错,月老可不敢说,秦大厨就是个混球,各种坑爹。

    不是说交易还是比较靠谱的吗?值日星官就是急性子,没有月老沉稳,也比不上陆判大气,通过了解,他就知道,最后秦奋可没有玩消失,吃干抹净不认账,那他呢?现在他很纠结。

    “再也不相信诚信了,自然前辈,你这不厚道啊!什么时候给能不能给个准话。”值日星官可不怕得罪死秦奋,说了一句,因为他是靠玉帝的人,心里实在是憋屈的难受,他需要发泄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有diǎn事没注意,等下就给你,放心,自然两个字就是信誉的保证,不信你去问王母。”秦奋翻开信息开始回复。

    好嘛,老子不敢去,王母也是他能接触的?对方一旗子能把他刷到天河那边去,这不是找眉头?王母很高冷的!值日星官脸上和火烧一样,他以为秦大厨玩消失不在,所以才发泄的说了一句气话,哪知道,这刚一说完,大厨子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官场讲究的是什么,润物无声,和光同尘,背后阴人,笑里藏刀,说句不好听的,哪怕和秦奋撕破脸,下次见面值日星官也是笑脸迎人,这就是官场。

    可是他特么的明明在,就是不知声,加上秦奋的走神,他以为对方走了,是想打压他一下,后面再敲竹杠,这个月老曾经隐约的提起过。所以值日星官才说了一句气话,可这话一说出口,就遭啊,对方听见了,这不是当着面骂人吗?

    而且都要自己去问王母,说明对方把信誉看的很重,自己的那句话不是打脸?可问你老母!

    我滴亲妈,这是要被弄死的节奏,值日星官带着哭腔就说话,“前辈,前辈我错了,我有罪啊!”要是对方撒泼他真的是欲哭无泪,受伤的全是他,这货有个特色,据说翻脸和翻书一样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秦奋嘴角上翘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,我也是等急了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值日星官一边说一边心里打鼓,大神应该有diǎn气度吧?他在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“哦,我有时候是不怎么厚道!”秦奋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你麻痹!值日星官咔擦一声心碎了,这不是说他想耍赖,你不要怪我,反正你也知道我不厚道,还傻逼的跟我交易,那就不能怪谁了!

    “不是,前辈仁义无双,义薄云天,整个天庭都知道,讲究!”值日星官苦笑的开始拍马屁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这都没有半小时,双方形势翻转,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怎么相信诚信的,现在啊,人心不古,要当心,很容易上当受骗。”秦奋啪啪打字。

    这句话也是他说的,值日星官心里好痛,狗曰的,你能不能放过我。“前辈,我句句真心,字字肺腑,您在天庭那就是金字招牌,我谁都不信,必须信您啊!”

    “可刚才你不是这么说的!”秦奋嘿嘿一乐,玩死你个死扑街,敢骂我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一时心急,忘记了您急公好义啊,我有罪!您宰相肚里好撑船,就把小的当个屁放了吧。”值日星官心又碎了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是这样,那就算了!刚才有diǎn事也没明说,不知者无罪。”秦奋啪啪打字,有时候不能绷得太紧。

    值日星官听到猛的松了一口气,还好过去了,“您大气!”

    秦奋diǎndiǎn头,是真大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讲究,加上义气,有诚信,所以老吃亏,今天这不,我老毛病犯了,哎,没有办法,为人就这样,看不得人受罪,其实年,我真不想要!”秦奋诡异的看着手机,不自觉的微笑,叫你骂我,弄死你,刚才又不是故意不回的。

    虽然没啥实力,但是恶心人不一定靠那个。

    你那里讲究啊,还老吃亏,怎么没看出来?这话你什么意思?吃亏,到底谁吃亏啊?值日星官啥也不想说了,看着天空的星河,这是又要玩花样的节奏!天哪,你一个雷劈死我算求了,太折磨人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