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0章 大结局

今年霜降時分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皇上五十岁圣寿节,怀王、怀王妃带着才出生四个月的孩子回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在圣寿节上,皇上下了禅位诏书,禅位给太子秦琰峥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皇上和皇后商议了很长时间,也跟太子和怀王说过了,一些皇族亲戚如定国公,吏部尚书等知道,但并没有和其他的官员说。

    只自家人知道,自家人不说这风就漏不出去,所以,朝官们真的不知道,尽管他们消息灵通,但那也是很久以前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皇宫里的消息只要是皇上皇后不想叫人知道的,那就真的就传不出来了,消息再灵通的人也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皇上突然下诏,着实叫大臣们目瞪口呆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自然是有反对的,基于各种理由,其中一点,就是怀王此时正好在京城,皇上选择这个时间禅位实在是不太明智的举措,如果怀王有反心,朝廷会动荡的!

    不过,禅位诏书都下了,这种情况就很微妙了,如果此时出来大力反对,那岂不是得罪新皇?

    本朝和其他任何朝代都不同,太子和怀王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,皇家也并没有其他人等,后宫没有嫔妃,就无任何有势力的外戚,没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左右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,朝臣们似乎才发现了,皇上高明啊!皇后娘娘高明啊!

    没有后宫,就没有有根基背景的皇亲国戚,权利牢牢掌握在皇上最信任的那几个人的手中,就算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,朝局稳如泰山,不是和皇上一条心的人,也没有任何撼动朝局的能力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私下里做点小动作,那简直就是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朝臣们冷眼旁观的看着,皇上退位,年不到三十岁的新皇登基,新皇的弟弟怀王欣喜的恭喜……

    太上皇和太上皇后去住在了原本的镇国公府,那里修葺了一下。这也叫大臣们惊奇,古往今来,虽也有几个禅位的太上皇,但依然住在宫里的啊,甚至有些依然掌管朝政,新皇反倒成了傀儡。主要也是因为,如果太上皇将权利全都交给了新皇,新皇却又忌讳太上皇,很有可能动杀心。

    太上皇禅位是为了名声,但权利紧紧抓在自己手里,是为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,本朝皇上和太上皇就是不同啊。

    太上皇已经不太管朝政了,禅位了之后更是真的就退养了一般,新皇就是皇帝,所有的皇权一通儿就交给他了。

    新皇也没有忌讳太上皇,虽不至于每天去晨昏定省,但也三天两头的去探望,小皇子们和小公主们经常在那边住着。

    怀王也没有在圣寿节过了之后马上启程离京——照道理应该如此啊,避免忌讳啊,现在还是如此敏感的时期,新皇才登基呢!

    谁能想到,怀王和怀王妃带着孩子反而在这边住下了,住了大半年,一直到过了年春暖花开,天气暖和的快要热起来的时候,好的不能再好的天气,这才启程回长安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本朝皇帝和太上皇,还有太上皇后,怀王,和其他朝代的任何皇帝、皇子都不同呢。

    大臣们似乎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新皇登基之后,秉承了前朝的政策,关注民生,加强边防,施行仁政。

    两年多之后,朝局非常稳定,新皇登基的过渡期差不多也过去了,并无什么大的波澜,且这边还有定国公、吏部尚书等长辈的看顾,太上皇和太上皇后觉着很放心了。

    这才启程去长安城。

    太上皇不让朝臣送。不过皇上、皇后带着皇子公主们一直送到了百里亭,朝臣们自然不敢怠慢的跟在后面,偏生的侍卫不让靠近,人家是儿子送父母亲,你们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只能远远的看。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怀王府。

    正房院的侧院里有个挺大的秋千,秋千就是个木头做的椅子,又大又宽,八根绳子挂着才能挂得住,上面铺着软垫子,就跟一张小床一样,越绣宁坐在上面正在看书。

    她将双腿都放在了椅子上,腿上盖着薄毯子,身后靠着一个大迎枕。

    听见有脚步声走近,她抬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走过来的是林炤,挺拔瘦削,他背后的阳光照了过来,看不清他的脸,但却神奇的能感觉到他脸上的笑容,眼底的笑意。让越绣宁的眼睛眯了眯,瞬间仿佛回到了三十多年前,或者说,这三十年的时光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眼睛晃花了吧?阳光底下别看那么久的书。”林炤过来了,坐在了椅子上,也学着她将鞋脱了腿放上来,越绣宁动动身子,叫他坐在自己身后,然后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听话的放下了书,是觉着眼睛有点累,正好靠在他身上舒服的很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温软的唇落在了她的唇畔,熟悉的感觉,甜蜜依旧。

    “五十岁的生辰,你打算怎么过?”林炤在她耳朵上也亲了一下,仿佛是提醒她听着自己说话,别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越绣宁一下睁开了眼睛,看着他很吃惊:“我的五十岁生辰?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林炤‘噗’的一下笑了:“还早,还早……你别激动,我只是提前几年问问而已,想开始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越绣宁又哼了一声,拍了他一下嗔他:“吓了我一跳。着什么急啊?还有好几年你现在就准备太夸张了吧?”她重新躺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夸张啊,首先得决定在哪里过,长安?还是京城?如果回京城,那边府邸总得现在就叫人收拾,什么时候回去?今年还是明年,若是今年,这不现在就要开始准备?”

    林炤笑着说,低头看着她闭目养神的脸蛋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她依然貌美如花,岁月虽然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,但这些都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光,她依然的淡然似水,而他也同样的清泠若定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还有……我算算,还有好几年呢……”越绣宁有点困,不想动脑子算,所以有些迷糊的说着。

    林炤觉出来她的困意了,身体往后靠了靠让她躺的更舒服一些,将原本放在旁边的另一块薄毯子拿过来重在了上面,搂紧了她,低头在她额头上亲着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慢慢想不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午后的院子,随风轻荡的秋千上,轻轻的呢喃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全文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