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不配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雪姐,立刻让人找到南宫羽,断掉他双手,这是他派人刺杀我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阴冷男子后,杨天收起了那把黑色匕首,他准备送给叶猴,本就黑不溜秋的叶猴再拥有这把黑色匕首,半夜杀人恐怕没人能看到他影子。

    随后杨天拨通了雪姐的电话,他没打算要了南宫羽的命,却也要让他付出代价,也算是给南宫家族一个警告,杀一条狗,致残一个南宫家族子弟,若是南宫家族还要来找杨天麻烦,那杨天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反正他对这些超级家族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能避免冲突,杨天也不想再与南宫家族也结下深仇,一个古家就够他应付了,多了南宫家族,只会让杨天的处境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杨天返回奥迪,看着惨不忍睹的车子,不由得有些苦笑,看来需要大修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诗曼,你没事吧?”拉开车门,俞诗曼一脸苍白的看着他,杨天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俞诗曼神情复杂的看着杨天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她虽然惊慌,但后来也冷静下来,他亲眼看到杨天把三名高手斩杀,杨天的强大与狠辣让她内心震撼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车子还能不能启动,不然我们只能走回去了。”杨天咧嘴一笑,试了试车子打着了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杨天径直把车子开到俞诗曼家里,云龙湾一处临湖别墅。

    “杨天,你去洗个澡吧,身上全是血腥味。”俞诗曼上了趟楼,拿下一套标签还没剪掉的睡衣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曾经给苏云准备的,只是他没机会穿上,不介意的话你先穿着吧。”俞诗曼一脸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天接过睡衣去了浴室,这套临湖别墅是苏家老二苏云给俞诗曼买的,也是两人准备新婚的房子,而苏云也算是苏家比较优秀的男子,不仅相貌不俗,品性也好,比他大哥苏旭强多了。

    苏俞两家联姻,俞诗曼自然也是愿意的,能成为苏云的妻子,她并不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可是命运和俞诗曼开了个玩笑,就在这场轰动苏江市的婚礼当天,迎亲车队在返回别墅的途中发生了连环车祸,一辆酒驾的货车司机失控下撞翻了新郎和新娘的车,把后面几辆豪车都给连环撞击,死了五六人。

    而苏云当场大出血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,俞诗曼也受了伤,住了三个月的医院。

    这场灾难同样是发生在五年前,俞诗曼出院后就成了寡妇,不少人都说她是扫把星,因为她母亲生她的时候也是难产去世。

    如今连洞房都没入,就成了寡妇,她又长的如此妩媚妖娆,自然是非不断,关于俞诗曼的传闻一直都是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可杨天知道,俞诗曼并非外界传言的那般私生活不检点,她只是一个可怜女人,内心中的委屈和孤独没有多少人能够体会。

    苏家一直没有把俞诗曼扫地出门,除了要让外界看到苏家人的大度,俞诗曼的公关才能和她的姿色一样突出,一直在给苏家效力。

    而且苏家不少子弟也都对俞诗曼有想法,背地里都想与她发生点关系,尤其是苏云的大哥苏旭,已经纠缠了俞诗曼多年,俞诗曼早已厌恶到了心神疲惫,可又偏偏得不到自由。

    俞家一些人自然也知道苏旭对俞诗曼的那点龌龊心理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甚至还经常给苏旭制造亲近俞诗曼的机会,俞诗曼心中愈发悲凉而无助,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杨天洗了一澡出现在俞诗曼面前,不由得让俞诗曼眼神一亮,这套睡衣仿佛为杨天量身打造的一样,十分合身,杨天穿着睡衣拖鞋站在她面前,让俞诗曼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有很多话想和我说,今晚彻夜畅聊还是做点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你说了算,我都尊重你的意思。”杨天笑着坐在俞诗曼对面,端起了茶几上俞诗曼倒好的红酒杯。

    俞诗曼脸颊微红,眼神幽怨的横了眼杨天轻笑道:“杨天,你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杨天微微愕然,他的确心里有些沉闷和压抑。

    随即俞诗曼盯着杨天问道:“你喜欢叶倾城吧?”

    不等杨天回答,俞诗曼轻叹道:“你今晚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叶倾城,而我也感觉的出来,叶倾城心里也对你动了情,可是为什么你要伤害她?”

    杨天的脸色微微一变,苦笑道:“你还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因为我不配得到叶倾城的真爱。”

    杨天一口喝光了酒杯里的红酒,长出了一口气道:“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,什么时候会被人干掉连我自己也不知道,我给不了叶倾城需要的幸福和安全感,她比任何女人都要脆弱,她承受不起更多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了解叶倾城,只是以为她自作清高,冷傲的像是傲娇的孔雀,可我现在知道她内心经历过什么样的悲痛,她的内心单纯而孤独,就像是一张白纸,我不能破坏掉她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杨天眼里流露出一抹苦涩:“我知道今晚做的一切,对她很残忍,是我的错让她感受到了一份依赖和信任,甚至让她对我动了心,可长痛不如短痛,我不能让她陷得太深,不然等到将来她要面对的将是崩溃和绝望,那会彻底毁掉她。”

    “杨天,你错了,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过去和你的身份,也不知道你将来要面对什么样的危险,但作为女人,我明白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后,她会不在乎一切,哪怕幸福短暂,也愿意飞蛾扑火。”

    俞诗曼笑着摇头道:“以叶倾城的心性,她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女人,一旦动情她比任何女人都要执着,都要奋不顾身。你是为她好,想要断绝她的念头,可你这样做,只会让她更加痛苦,甚至永远不会再相信爱情,她永远也不会再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杨天,你自以为对叶倾城最好的决定其实是自私,你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痕,她就算活着,也永远不会幸福。”

    杨天心神一颤,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,他虽然精明果断,可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也很懵懂,更是不像身为女人的俞诗曼,能够看得如此透彻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的大错特错,可我真的给不了叶倾城任何承诺和安定的生活,今晚我不仅伤害了她,还伤害了你,是我自以为是的决定,把你也给牵连了。”

    杨天眼神变得忧伤起来,却也歉意的看着俞诗曼苦笑道:“对不起,我利用你让叶倾城死心,却也没考虑你的感受,我能补偿你的,就是让你和苏家摆脱关系,给你争取到自由。”

    俞诗曼咬着红唇点点头,杨天能当面向她致歉,让她心里也好受了一些。毕竟她才是最无辜的一个,恐怕现在整个苏江上流社会就都在谣传她的绯闻。

    身为苏家的儿媳妇,背着苏家和其他男人勾搭在一起,还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,要让苏万年给她自由,这对苏家来说也是莫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苏家岂会咽下这口气,俞诗曼和俞家必然会遭到苏家的泄愤和报复。俞诗曼的处境岂能好过。

    “杨天,你先前愿意帮我,我很感激你,虽然你现在的做法会让我备受议论,处境也会尴尬,可我不会怨你。”

    俞诗曼自嘲的笑了笑道:“我早已不在乎任何流言蜚语,不管任何人怎么看我,我只想活得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明白,你对我除了同情之外,更多的也是和其他男人一样,想要得到我的身体,如果你想要,我今晚就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俞诗曼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眼底隐现着落寞和苦涩,杨天连叶倾城都不敢接受,又岂会爱上她,接近她帮助她的目的只有一个,和所有接近她的男人一样,垂涎她的美色,觊觎她的身体,想要和她上床。

    俞诗曼的心里感觉到悲哀,身为女人,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永远都只会沦为男人玩弄的对象,她也摆脱不了这种事实。

    “洗个澡休息吧,今晚我就在一楼借宿一晚,明天带我去见俞青莲。”

    杨天深吸了一口气,面对俞诗曼悲哀的神色,他哪有其他心思,而且他早已打消了和俞诗曼发生超友谊关系的念头,他不想伤害叶倾城,也不愿意连俞诗曼也伤害了。

    杨天不是好人,可也有做人的原则和底线。

    起身向着一楼的房间走去,杨天在推开房门的时候停了下来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你说得对,我的确对你有过不良想法,回到苏江后,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想占有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自由后,我绝不会缠着你,我可以向你保证,只要我杨天活着,你在苏江就会平安无事,这也是我对你伤害的一些补偿。”

    俞诗曼怔怔的看着关上的房门,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她发现杨天真的很特别,这是一个光明磊落,不会虚伪的男人,而且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。

    看似无情的杨天,却让俞诗曼感觉到他的内心也是孤独而凄凉的,不是他不敢接受任何感情,而是他比任何男人都重情,怕伤害到别人,唯有重情义的人才会有这样的顾忌,换做一般男人,岂会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