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叶倾城的心意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倾城大厦天台上,微风凉爽,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叶倾城的身上,让女人看着犹如蒙上了一层绚丽的光华。

    裙角飞扬,美轮美奂,仿若人间仙女。

    杨天目光不仅柔和痴醉了起来,站在叶倾城身后两米外,都能随着风儿嗅到叶倾城身上的淡雅芬芳,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开口,就那样一前一后静静地站着,沉浸在晚霞嫣红的天空下,仿佛美丽的油画,景色优美,却透着一股淡淡的萧瑟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天空的绚丽逐渐暗淡,将要被黑暗代替,叶倾城才缓缓开口:“杨天,你父亲是杨云义,杨二伯吧?”

    杨天没有说话,却是以沉默回答,以叶倾城的聪慧,自然能猜测到杨天的身份。

    杨家第二代成员老大杨云国如今是杨家家主,老三杨云忠在江海军区担任作战参谋,他们都有自己的妻儿家庭。

    唯独老二杨云义是个另类,曾经杨家的骄傲和天才,三十岁便突破先天境界,成为华国最年轻的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但杨云义后来却变成了家族的废人,一个酒鬼,传闻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平民女子,而得不到祝福,他又不听从家族安排婚约,与家族大闹了一场,发誓永不娶妻,并整日里以酒度日,也荒废了武学,成为了杨家的耻辱。

    大家族的子弟风流一些,这并非稀奇,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最终能成为他们妻子的女人是家族说了算。大家族的子弟婚姻无法自主,都是由家族安排联姻,以稳固家族地位,为家族换来更大利益。

    杨云义爱上了平民女子,却要和平民女子成婚,这岂能得到杨家长辈的认可,注定会被棒打鸳鸯,而他一怒之下与家族发生了冲突,却也毁了自己的一生,听说那平民女子还给他生了一个私生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事情关乎杨家的名誉,杨家人不提,也没人闲的无聊去了解,至于那私生子,过去了这么多年,谁还在乎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叶倾城却是猜到了杨天就是那个私生子,而他母亲是一个平民女子,没有任何背景。

    “杨天,如果因为你的身世,会让你觉得和我在一起,我会很委屈,甚至会承受很多指责和非议,我可以告诉你,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转过身来,目光清澈的看着杨天轻声道:“我不管你在杨家有没有地位,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杨家人,哪怕我和你在一起,会承受很多流言蜚语,我都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倾城,不是因为这些,你知道我也不会在乎这些,只是我给不了你要想要的幸福。”杨天叹息道。

    叶倾城平静的看着杨天,一脸轻笑的说道:“我原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爱上一个男人,更不会知道什么是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曾经很爱很爱我爸爸,他也把她当做心肝一样宠爱,可他的爱情有期限也有保质期,他渐渐喜新厌旧,又爱上了其他年轻漂亮的女人,若不是他的背叛和嫌弃,妈妈也不可能怀着身孕大晚上丈夫不在身边,她也不会发生那场意外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语气哽咽了起来:“所以我不相信什么爱情,更对男人有种天生的厌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的出现,不知不觉就在我心里有了位置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,可是当我看到你搂着俞诗曼亲她的时候,我的心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明明白天还陪着我,想要让我开心,送我那套珍贵的衣服,排队给我买冰激凌,你甚至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温柔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眼神中逐渐蒙上了水雾,哏咽道:“在我最无助,最茫然孤独的时候,是你突然出现为我撑起一片天,保护着我的安全,你甚至说过只要你活着,你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的错觉?还是我情商太弱,让我误以为你是真心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每次霸道而无赖的占我便宜,我都无力反抗,我长这么大除了爷爷,没有让任何男人抓过手,可是在你面前,我连最脆弱的一面都毫无保留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情绪逐渐激动起来,泪水朦胧的眼眸凝视着杨天:“为什么?我想要的只是你的真心和爱护,让我能够感觉到这世上还有人疼爱,在乎我就够了,这就是我要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杨天心中像是被刀割了一般,疼的让他感觉到窒息,他没想到叶倾城对自己的感情已经这么深厚了。

    杨天恨自己的优柔寡断,为何在感情方面总是不够果断,就像雪姐说的一样,自己顾忌太多了,心里背负的东西也太多,只是因为在乎,才怕失去。

    “倾城,我不只是杨家的私生子,和杨家的关系也不会成为我心里的顾忌。我是一个没有未来,半只脚早已跨入鬼门关的人,这一刻活着,或许下一刻就横尸街头。”

    杨天一脸苦涩的摇头道:“我就是一个活一天算一天的活死人,感情对于我太奢侈了,我的世界里只有血腥杀戮和阴暗恐惧,我不能把你拖入万丈深渊,陪着我一起面对那种日子,更不想有一天我的惨死,给你带来更大的悲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里承受不了那么多东西,你和我在一起,也不可能幸福,我也不想让你提心吊胆的跟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杨天,那你告诉我,你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处境和困难?”叶倾城瞪大了眼睛,显然也被杨天这番话给惊到了。但她很快便回过神来,眼神坚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地狱,刀山火海,生死命悬一线见。”杨天眼神变得忧伤起来,深深看着叶倾城道:“倾城,你的心里太柔弱了,你的内心远比你伪装出来的坚强要脆弱,我不忍心伤害你,我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,甚至无法保证能和你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利用俞诗曼想要让我死心,为了断绝与我的关系,你说要娶她,甚至当着我的面亲她。”叶倾城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平静的看着杨天。

    随即叶倾城脸上荡起明媚的笑意,还红着脸把脸上的泪水擦掉,看着杨天轻笑道:“你心里其实在乎我,因为你在乎,所以你才不想伤害到我。”

    杨天愣住了,他原本以为叶倾城会狠狠给自己一巴掌,在扭头离开,并且语气清冷的说一句:“杨天,我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可叶倾城明显不能按照一般女人的思维来衡量,眼神欣喜的说道:“杨天,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正是因为你重情重义,你才会为我考虑,你心里有我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倾城,我……”杨天脸色像是苦瓜一样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向叶倾城解释,他昨晚和俞诗曼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也告诉你,不管你要面对什么,我都愿意和你一起面对,相爱的人,不就是要一起经历风雨,共度难关嘛,不管是地狱,还是刀山火海,我叶倾城都愿意陪着你一起应对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深深看了眼杨天,转身向楼梯口走去,却是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明天回叶家庄园吧,我会在家里等你,另外把俞诗曼的事情处理好,你利用了她,可她也是女人,名节很重要,你需要给她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叶倾城的背影消失在天台,杨天狠狠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这可怎么办?叶倾城显然铁了心要和自己在一起,不管会经历什么,她都要坚守这份感情。

    而她离开的背影也多了一份欢乐,可见心里现在很愉悦。

    如果让叶倾城知道自己和俞诗曼搞到一起了,会不会把她打击的崩溃,杨天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可他又如何去面对一个把宝贵身心交给自己的女人。难道要去和俞诗曼坦白,自己打算和叶倾城在一起了,我们可以结束了,杨天做不出这种始乱终弃的事来。

    哪怕昨晚是俞诗曼主动勾引他,而他毕竟占有了俞诗曼清白的身子,杨天也不愿意让俞诗曼受到伤害。俞诗曼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,杨天不能占了人家便宜,还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杨天从没有感觉到这么烦躁过,他情愿面对能让他受重伤的强者狠狠打一架,他也不想面对这种左右为难的纠结之事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