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没有人性【七更】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叶倾城决定下午赶回苏江,叶氏集团最近业务繁忙,很多事情都需要她亲自出面,医院有凌华照顾叶安,她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于是杨天让叶倾城留在医院陪伴父亲,他则跑去商场买了一些零食和水,准备路上食用。

    杨天从商场出来后,就看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,似乎有人在争吵。

    杨天提着两袋子东西走了过去,没办法,他的奥迪车就停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看地上坐着一个环卫大妈,满头银发,不仅消瘦,面容也十分苍老,脸上似乎被人打了一巴掌,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女人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。

    杨天听了几句也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环卫大妈推着垃圾小车在这条路上打扫卫生,没留意到这女人走过来,扫把清扫路边的一滩狗屎溅到了这女人的高跟鞋上。

    于是这女人就怒了,让环卫大妈给她买双新鞋,而她的高跟鞋是品牌货,五千多一双。

    环卫大妈一个月工资也不到两千块,怎么赔得起她一双新鞋,弯下腰用卫生纸给她擦鞋,却是被这女人一脚踹倒。

    环卫大妈忍着屈辱赔礼道歉,还再次被她打了一巴掌,又被她推了一下,环卫大妈闪了腰,疼的眼泪都出来了,倒在地上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四周不少围观的百姓都纷纷呵斥这女人太混账,一个可怜巴巴的老太太也欺负,只是这女人很霸道,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五六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出现,就满脸凶悍骂骂咧咧,四周围观的人也就不敢多话了,一看这群人就不好惹,一个个膀大腰圆,脖子上挂着金链子,出口成脏,谁也不敢再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别他妈装死,今天不让我的宝贝满意,老子把你这一身老骨头拆了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四十多岁,一张鞋拔子脸坑坑洼洼,肥壮的脑袋上只有一缕毛发,搂着那时髦女人,对着环卫大妈威胁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别以为你装可怜,今天的事情就算了,你赶紧起来让人拿钱来,姑奶奶刚买的新鞋溅到了狗屎,真是晦气。”时髦女子也是一脸嚣张,她可不管环卫大妈的死活,而是认为对方想赖账,假装受伤。

    杨天眉头皱了皱,看着环卫大妈那苍老痛苦的脸,他隐隐感觉到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于是杨天走进人群,蹲下身看着环卫大妈问道:“大妈,你是不是有个儿子叫刘青?”

    环卫大妈脸色顿时僵硬,吃惊的看着杨天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杨天脑子嗡的一下,胸中就如千斤重石压着,沉重的让他呼吸都感觉到困难,同时一股滔天怒火在心头蔓延,杨天手中的袋子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妈,我现在送你去医院。”杨天眼圈红了起来,弯腰就要抱起环卫大妈,一只大手却是一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来你认识这老东西,那正好,赔了钱再走,否则谁也别想把这老东西带走。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男人站到了杨天身旁,一脸冷笑的按着杨天的肩膀。

    杨天转头看向一脸凶悍的男人,目光中透着冰冷的寒意,冷声道:“你们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他妈挺横,知道我是谁吗?就凭你也想让我后悔。”凶悍男人像是听到了笑话,哈哈大笑一声,他身后的几个大汉也疯狂狞笑,一个个气势汹汹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杨天深吸了一口气,站了起来,掏出手机拨通了杨轻语的电话:“姑姑,给我在江海最好的医院安排一间病房,要最好的医生等待接诊一位老人,让120马上赶来市中心福源商城。”

    在杨天打电话的时候,那凶悍男人还一脸冷笑的看着他,听到杨天这番话,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,这小子似乎很有背景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天收起手机,给了环卫大妈一个安慰的眼神,这才看向凶悍男人和时髦女子。

    “只是溅了几滴狗屎,你们就这样欺负一个老人,他已经快六十岁了,难道你们都没有父母,就不是爹妈生的?你们简直畜生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,你才是畜生。”时髦女子被杨天骂的脸色涨红,拉了拉凶悍男人的手臂,委屈的说道:“老公,他骂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装B的人,在江海还没有多少人敢骂我邱老九,你以为你是谁?报个名号听听,看你能不能压我邱老九一头。”凶悍男人冷笑一声,他现在也摸不清杨天的来历,并不敢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杨天也不再废话,转身从旁边的垃圾小车上拿下了一把铁锹,看到杨天竟然拿起了凶器,凶悍男人的几个伙伴也纷纷掏出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动手,你会死的很惨。”凶悍男人也面色凝重起来,杨天一脸冷酷,浑身荡漾着一股杀气,让他感觉到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杨天直接抡起铁锹冲向了凶悍男人,后者急忙向一旁躲避,但杨天速度太快,铁锹抡起劲风啪的一下就拍在了凶悍男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凶悍男人惨叫一声,脑袋上瞬间鲜血喷溅,随后杨天已经到了他面前,狠狠的一脚踹出,将凶悍男人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五名壮汉已经冲向杨天,杨天挥舞着铁锹虎虎生风,一声声骨头碎裂声中,五六人全被铁锹击中,一个个惨嚎着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杨天出手一点都没留情,两人胳膊被铁锹砍断,一人肩胛骨都被拍碎了,最后两人都是脑袋上被铁锹拍中,倒地后抽搐着,鲜血从脑门上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杨天凶残的出手,四周围观的百姓都惊得目瞪口呆,却也心中痛快,看着脑袋开花的凶悍男人,觉得杨天下手太狠了点,这要是打死人,一个有血气的小伙子可就毁了。

    而那时髦女子更是吓得花容失色,惊恐的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杨天将铁锹丢在地上,一步步走向时髦女子,在后者惊恐的想要逃走时,杨天伸手便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畜生,就几滴狗屎你就殴打一个身体羸弱的老人,长的人模狗样,但却没有一点人性,你这种垃圾活着也是糟蹋粮食。”

    杨天胸中怒火腾升,掐着女人的脖子把他拎到了马路牙上,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狗拉稀,在马路牙上拉了一摊,却是引起了这场纠纷。

    杨天按着女人的脑袋将她一张脸就压在了那摊狗屎上,女人惊恐的哭喊着,黏糊糊的狗屎钻入了鼻孔,沾满了嘴巴,恶臭的味道传来,女人恶心的差点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她也顾不上恶心了,晃动着身体挣扎着,哭喊着,杨天却是无动于衷,依旧死死按着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不少围观的百姓纷纷叫好,这女人就该狠狠教训一下,太不是东西了,如今社会这种没有教养,欺凌弱小的垃圾太多了,社会风气恶劣的让人无奈。

    杨天却是并没有就此罢手,眼里寒芒一闪,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心思,狠狠的一脚踩下,时髦女子惨嚎一声,脚腕硬生生被踩碎。

    随后是手腕,杨天又是一脚落下,咔嚓一声,手腕也是粉碎性骨折,她打了环卫大妈一巴掌,踢了一脚,付出的代价就是手脚尽断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