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认定你了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北宫云天先前还有些震惊杨天的胡闹,就连他都想一巴掌拍死黄夺,可也只敢想想,杨天居然如此胆大妄为,光明正大的威胁一名巡察使,不要命了吗?

    但很快,他心中的紧张化作惊喜,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人,看似莽撞胡闹,但这番话却是有理由拒,强硬疯狂而又戳中了黄夺的软肋。

    黄夺孤身一人前来,并没有带着另一位巡察使,目的不言而言,就是想捞取最大好处,一个人吃独食。

    自己居然没想到这一点,反而被杨天一眼看穿,偏偏抓住了黄夺的这份心思,软硬皆施,要么睁只眼闭只眼,早日结束世俗界的任务回守护界。

    要么今日别想离开,杨天真的敢杀他,杀了黄夺也是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尤其杨天那份自信,那份傲气冲天的豪言壮语,更是打动人心,一个天赋惊人的天才武者,突破宗师进入守护界也必然会有一番大作为。

    黄夺如果不是傻子,就该知道交好这样一位后起之秀,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就算能杀了杨天,平息杨天惹下得祸乱,那对他又有什么样的好处?只是平白招惹下杨云义这样的强者。

    以杨云义的优秀,将来也必然会进入守护界,总有机会将他干掉。

    何况他也杀不了杨天,刚才内力短短交锋,杨天就已经稳稳压制住了他,他习武数十年,都不是杨天对手,这样天赋恐怖的天才人物,就算今日不杀人灭口干掉他,黄夺以后也会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杨天的行事作风已经告诉了他,这小子记仇,有恩报恩,有怨报怨,古家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杨二爷依旧神色冷漠,心中却也赞叹不已,自己这个儿子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成熟老练,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,可偏偏能将这股狠劲化作优势,这也是一种天赋。

    杨云义心中默默呢喃,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你吗?你应该看看咱们儿子的优秀,他今后必将一飞冲天,让世人瞩目。

    不提杨二爷和北宫云天的心里感叹,黄夺阴沉不定的老脸渐渐缓和下来,却依旧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小子果然胆大妄为,连老夫都敢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黄老言重了,小子只是就事论事,我虽然刚回杨家,可爷爷也提起过黄巡察使的宅心仁厚,以您的胸怀,自然也不会和小子计较。”

    杨天突然也变了脸,呵呵一笑上前亲自给黄夺斟了杯茶,先前的茶杯已经裂开了缝隙,茶水都流完了。

    “黄老,改天去我苏江坐坐,我的红楼国内闻名,一定不会让黄老失望。”

    杨天挤眉弄眼,用极低的声音在黄夺耳边嘀咕了一句,虽然声音很低,可以杨云义和北宫云天的修为,却也能听到。

    杨云义脸色抽搐了一下,暗骂小兔崽子,变脸也太快了,恩威并济,投其所好,以黄夺的秉性,临走之前怎么也要开心一番,回了守护界,他可就没机会逍遥了。

    北宫云天也只能端着茶杯喝茶了,心中却也苦笑,这小子真他妈是人才,黄夺现在需要一个台阶下,他立马给他一个台阶,连黄老都称呼上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马屁拍的,连他都感觉到脸红,黄夺这种人,怎么也和宅心仁厚扯不上边,杨苍龙更不可能给予这种评价,不背地里骂黄夺祖宗十八代,就已经算有涵养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事出有因,古家当年也的确欺人太甚,可年轻人行事还是不要太张扬,京城乃国家重地,岂能随意杀人,弄得民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黄夺保持着威严,正色道:“凡事留一线,做人要低调一些,这是我对你的忠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黄老言辞中肯,心怀大义,处事老练,这一点,小子还需要和黄老学习。”

    杨天低眉顺眼,连连点头,随即转向北宫云天道:“岳父大人,听说北宫家族不久前有人送来几样好东西,正所谓宝剑赠英雄,骏马配好汉,黄老来一趟也不容易,到处奔波,维护国内古武界人士的稳定,守护国内安定,这些年劳苦功高,不日就要返回守护界,临别前,咱们总要表示一下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呵呵,好,这是应该的。”北宫云天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,这种不要脸的话居然也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狗屁的劳苦功高,黄夺这些年可没少从北宫家族捞取好处,他一看到黄夺,就想连他妈一块揍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杨天居然拿着北宫家族的宝贝送人情,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,先前就已经被他搜刮了不少天才地宝,现在还要他大出血。

    北宫云天突然有种家门不幸的憋屈感,认了这个女婿,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也没法计较,能把黄夺顺利打发走,也算是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,还要北宫家主破费。”黄夺本就是来拿好处的,自然心里很满意杨天的讨好,不过却也要装装样子,不能吃相太难看。

    “那里,那里,黄老可千万不能拒绝,否则就是看不起我岳父大人,看不起北宫家族,看不起我杨天。”杨天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北宫云天坐不住了,和黄夺告罪了一下,立刻带着曲朝阳离开,去密室准备宝贝去了,他是不想再听到杨天不要脸的奉承黄夺之话语,太他妈恶心了,听着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偏偏黄夺老不要脸的还极为配合,一老一小都是脸皮比城墙厚的那种,北宫云天自问修养心性不错,也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他在暗自庆幸,早晨幸亏没吃什么早点,不然非吐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北宫云天准备了几个礼盒,另外还拿了把软剑送给了黄夺,黄夺心满意足也就豪爽的告辞。

    杨天一路把黄夺送出北宫家族的庄园大门,两人也不知道偷偷嘀咕了一些什么,黄夺眉开眼笑,满意的离去。

    “车队已经准备好了,朝阳,安排他们父子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北宫云天有点心塞,女儿虽然认可了家族,却是要被杨天带走了,北宫家族上百年的积蓄,今日过后也少了一半,一看到杨天那张少年老成的俊脸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决定眼不见心不烦,赶快滚蛋,好让他清静一下。

    曲朝阳也算是见识到了自家姑爷的不凡,简直是不按套路出牌,还能化腐朽为神奇,把黄夺那黄扒皮都糊弄的心满意足离去。

    放眼国内世家子弟,什么江子奇,南宫浩,就连自己大少北宫岳,都在杨天面前逊色太多,难怪二小姐会对他痴心一片,这小子还真不一般。

    曲朝阳倒是觉得杨天很不错,这小子不止是天才,还是人才,迟早会一飞冲天,给北宫家族带来荣耀。

    杨天返回桃林小院把北宫如意母女接上,在北宫家族一大帮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的送别下上了车。

    杨云义和血衣众人也早已上了车,北宫雨凤也钻到了杨云义的车里,准备把杨云义送到机场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车队驶离北宫家族,几多欢喜几多愁,北宫如意有些淡淡的伤感,终于要离开这个从小生活过的地方,她有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,也有着对过往回忆的惆怅。

    雪琪倒是很开心,坐在杨天怀里,叽叽喳喳的问着一个个千奇百怪的问题,对于小孩子来说,和爸爸妈妈在一起,才是最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车队顺利到达机场,杨天带着妻女和血衣等人先从安全通道进入候机大厅,杨云义却是被北宫雨凤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依旧坐在车里,司机已经被北宫雨凤赶跑了,杨二爷一脸尴尬,昨晚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美梦,春梦了无痕,他不好意思去多想。

    可北宫雨凤就妩媚妖娆的坐在自己身边,还眨着勾魂眼眸笑吟吟的看着他,杨二爷心中苦笑,一失足成千古恨啊,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二哥,你怎么不说话?就要离别了,你好歹说几句甜言蜜语,让人家心里不会那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雨凤,昨晚是一个美丽的误会,你应该知道我对男女之情早就没有什么希望了。”杨二爷挠了挠头,堂堂先天大圆满的强者,面对女人依旧很傻,很呆。

    “你好无趣,明明昨晚很开心,很享受的样子,怎么会没有希望,要不要我把咱们昨晚在一起的视频拿出来,让你看看你当时有多么陶醉和疯狂,就好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北宫雨凤娇嗔了一眼杨二爷,还一脸娇羞的小声道:“二哥,昨晚小妹也很开心,这么多年孤苦伶仃一个人,那种寂寞二哥也体会过,是你让我焕发了第二春,让我感受到自己还是个女人,人家真的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雨凤,我……”杨云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自己没把持住自己,荒唐了一夜,总不能不认账,杨二爷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知道你心里有一个忘不掉的女人,可你是小妹心中的豪杰,是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,这么多年你自己不也过的很辛苦,小妹不奢求你会给我什么名分,只是希望能陪在你身边,能每天看到你,小妹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北宫雨凤幽怨的叹息了一声,眼眸里还挤出几滴泪花,楚楚可怜的哏咽道:“若是二哥嫌弃我,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早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雨凤,我不是那意思,我怎么会嫌弃你。”杨云义连连摆手,哪怕明知道北宫雨凤是在演戏,但也受不了她的楚楚娇弱可怜之态,他本就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这辈子认定你了,为奴为婢也愿意照顾你左右,过几天我就去江海,你要是不见我,我就去找杨老评理。”

    北宫雨凤露出明媚的笑容,在杨云义愣神之际,捧着他的脸献上香吻,在杨云义的脸颊上还留下一个红艳艳的唇印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