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成年往事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胡长老笑而不语,也不做解释,杨天并非瞧不起他,只因云霓道姑神龙见首不见尾,连峨眉山的弟子都不知道这位祖师在不在山上,更何况是外人。

    “你敢小瞧我师父,我师父与各大门派以及古武世家都有交情,峨眉山也不是去过一次两次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不计较什么,杨天表示怀疑也是人之常情,可他的弟子却不乐意了,两名女子中,一个冷艳女子柳眉一竖,冷冷的开口,若非师傅在场,她都想出手教训杨天了。

    师傅似乎很看重眼前的小子,杨天又来至于杨家,胡长老的几个弟子心里都有些不服气,觉得杨天必然不如他们厉害。

    唯独见识过杨天出手的清秀男子,只是一脸平静的笑容,他知道杨天很强,连他都未必是对手,自己的师弟和师妹更不是人家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轻视胡长老的意思,若是胡长老能带我和倾城见见这位高人,晚辈会铭记这份恩情。”杨天没和那女子计较,看着胡长老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峨眉派隐居在峨眉山深处,不允许任何男子踏足,想要见到那位高人的确不容易,不过每年有几日,哪位高人都会去一个地方祭奠某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轻捋胡须,笑呵呵的看着杨天,没有再多说什么,可杨天已经明白,胡长老知道这个地方,恐怕还与云霓道姑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“胡长老,恳请前辈帮忙。”杨天立刻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之礼,客客气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天态度的先后变化,倒并非有求于人,就立刻放低了姿态,而是先前不了解这位**门长老的脾性,他自然要端着架子,不能弱了杨家的名头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交谈后,他倒是看出来了,胡长老性格很和善,似乎也很关心叶倾城的前途,杨天当然也就表示出了尊重,人家的年龄当自己爷爷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先回去准备一下,半个月后,你们来一趟西宁市,我们师徒几人会在那里等你们几日。”胡长老沉吟了一下,再次看了眼叶倾城说道。

    杨天微微一愣,他虽然没去过西宁,却知道西宁市有一个古武联盟,这个联盟创立的宗旨是维护武术界的和平,杜绝门派之间厮杀,化解一些恩怨。

    当然也限制习武之人滥杀无辜,伤及平凡老百姓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联盟成立没多久,就失去了威信,五毒教内乱,左长老掌权,蜀地唐门也参与其中,而古武联盟并没有做出相应举措,知道情况后,人家左长老已经稳定了大局,整顿了五毒教,彻底控制了局面。

    古武联盟只是严厉声讨了几句,这件事便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古武联盟自然有为难之处,号召国内各大门派以及古武世家派人灭掉五毒教,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即使发生了内乱的五毒教,也不是能轻易灭掉的。

    一旦大批武林高手进入蜀地,那险恶的毒雾丛林,各种毒术邪虫,就能让无数人丧命,古武联盟承担不起这种损失。

    以至于也就失去了威信,因为古武联盟的存在没有意义,各家自扫门前雪,门户之见,习武门派永远不可能凝聚到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杨天一脸思索状,胡长老笑道:“你应该听说过西宁市的古武联盟,我们这次过去就是因为这件事,古武联盟要再次成立,发起人来至于守护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古武联盟的存在和守护界守护的规矩应该也算同出一辙,他们想要再次扶持古武联盟倒也合情合理。”杨天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黄夺在的时候,并不这样想,他倒是情愿国内门派和世家之间争斗多一些,那老东西便可以从中牟利,拿点好处。”胡长老说起黄夺,话语中隐隐露出不屑之意。

    杨天暗自苦笑,人性贪婪,任何地方都不可避免的会存在一些谋取私利之辈,否则国内也不会出现那么多贪污事件,守护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行得正,坐得端,黄夺就是一个另类,仰仗着职位之便,给自己捞取点好处,倒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人来接替黄夺的巡察使一职了?”杨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黄夺给个大门派以及古武世家发出了传讯,让我们派人赶去西宁市,一来是认识一下新的巡察使,二来也是为了古武联盟的重新创立,你们杨家应该也会派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杨天点点头,杨家是国内第一古武世家,那必然会被邀请参加,四大天字号家族也会派人过去,杨天眼前一亮,古家和七星门也要去,他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我听说过一些你和古家的恩怨,你们杨家和七星门也仇怨颇深,如今七星门上至长老,下至弟子,很多都惨死在你们杨家手中,若是你们这时候要对付七星门和古家,并不明智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看了几眼杨天,淡淡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杨天暗自心惊,眼前这胡长老眼睛太毒了,自己只是随意想了一下,就被这老头看出来了,果然是活了几十年的老人精。

    “胡长老,听闻**门和七星门本是一脉相承,若我杨家和七星门不死不休,不知**门会如何看待这件事。”杨天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今晚见**门人主要的目的,了解**门的态度,杨天只要有机会就会摧毁七星门,他可不想**门阻拦,甚至结仇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陈年旧事了,道不同,不相为谋,**是**,七星是七星,我们不怕事,不惹事,却也不会多管闲事。”胡长老点头道。

    杨天脸色一喜,他要的就是**门这种态度,当即请教道:“胡长老,听闻守护界有一项规矩,若是古武门派之间有不可化解的恩怨,可以申请比武定输赢,胜者决定败者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脸色抽搐了一下,惊讶的看着杨天道:“你小子不会想在西宁市挑战七星门的人吧?你想当着各大门派和世家,守护界巡察使的面,正大光明的杀七星门的高手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,既然有这种规矩,那就应该遵守,比武切磋难免会有伤亡,如果他们能杀了我,那也是我学艺不精,怨不得旁人。”杨天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可以张扬,但也要有一个度,我只能送你四个字,好自为之。”胡长老正色道。

    杨天抱拳施礼:“谢谢胡长老,小子会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胡长老的意思,就算要杀七星门的高手,也不要做得太过分,见好就收即可,若是太狂妄,不仅会让各大门派忌惮,也会让新任巡察使不满,处处针对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启云贤弟,今晚叨扰,我们也该休息了,明早还要出发。”

    胡长老不再多说什么,起身和郭启云道别,带着几个徒弟在郭贤的带领下赶去客房。

    “杨天,我叫杜青,西宁市我们再见。”

    杨天和郭启云自然要把一行人送出门外,那名清秀男子临走的时候对杨天抱了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杜兄,一路顺风,下次请你喝酒。”杨天咧嘴一笑,**门的这个弟子,他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郭启云一脸苦恼,杨天和叶倾城一来,就吸引了胡苍松的注意力,还和杨天聊得很投机,以至于他都没有机会提出让郭浩拜师,白白错过了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去求人家,又怕胡苍松不喜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感觉这个胡长老似乎很关心倾城,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。”杨天转向郭启云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倾城也有这种感觉,胡长老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是复杂,除了长辈的关怀,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当年胡长老受了伤,途径杭江遇到我,我把他带回家里疗伤,你母亲婉容精通一些医术,便帮了些小忙。”

    郭启云轻叹一声道:“两人或许接触久了,相互之间就有了好感,可是这件事我并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而胡长老养好伤后,也突然离开了,你母亲不明白他的心意,也只能暗自伤神。”

    “恰好那时候叶家来提亲,你外公觉得叶安玉树临风,相貌堂堂应该不错,就应允了这门婚事。婉容心性柔弱,也很听从你外公的话,也就没反对这门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你母亲嫁入叶家半年后,胡长老再次登门,他告诉我他要见你母亲,他觉得两人年龄差距太大,不敢表露对你母亲的爱意,可他回到**门后,无法忘记你母亲,他做好了准备,要娶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郭启云苦笑一声,摇头道:“事情也就这样了,胡苍松知道你母亲已经嫁人后,很是痛不欲生,落寞的离开了郭家,从那以后再也没来过郭家,直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完了后,郭启云还感慨了一下:“如果当年我看出点什么来,阻止婉容嫁给叶安,或许她也不会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浑身一震,整个人都茫然了,她没想到母亲还有一段这样的感情经历,那母亲心中喜欢的人应该是这个胡长老才对,嫁给父亲叶安也只是家族联姻。

    若非胡长老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承诺,母亲想必也不会黯然的嫁给父亲叶安,阴差阳错,两个曾经有过爱慕的男女错失了这段姻缘。

    叶倾城心中很不是滋味,郭启云的那句感慨也戳中了她的心,如果母亲嫁给了胡长老,或许现在过得很好,但未必会有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很难理清谁对谁错,就看每个人所处的立场和角度。

    杨天倒是觉得挺有意思,曾经爱过的女人已经不再,她的女儿却近在眼前,难怪胡长老看到叶倾城后,会流露出很多回念和悔恨之色,想必胡长老今晚也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他来郭家借宿怕也只是借口,是想缅怀一下曾经失去的那段情感,却不料见到了叶倾城,爱屋及乌,他对叶倾城,自然多了一份关心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