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 媚儿的机智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馨儿师妹……”奔跑中的龙秋燕身形一顿,转身便看到那名女弟子被一箭洞穿胸膛的惨状,她悲愤的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快走,大家分散开逃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慧茹的师姐低声喊了一句,越过龙秋燕斜着向右侧末路狂奔,她二品宗师境界,速度自然比其他师妹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龙秋燕这一停顿,其他师姐妹们也纷纷越过她,各自选择方向逃走,一个年轻的女弟子惊恐莫名,她落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“欣儿师妹,快走。”龙秋燕没有急着逃走,上前抓住那女弟子的手臂,带着她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这女弟子只有半步宗师境界,先前似乎还受了伤,这一路逃亡中体力严重不支,若没有人带她走,她会成为下一刻被杀的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秋燕师姐。”女孩梨花带雨的脸上露出感激之情,患难才见真情,平日里师姐妹十分和睦,可在这种生死关头,一个个光顾着逃命,唯有龙秋燕会帮她。

    但她们这一停顿,后面追赶的黑衣蒙面人却是已经追了上来,那人倒也不紧不慢,似乎抱着猫抓老鼠的心态,满眼的戏谑的从林中现身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逃吧,快逃吧,你们这些天凤阁的女弟子杀了还真是可惜。”那人笑的阴邪而得意,笑声未落,手臂一扬,一道寒芒从手臂上激射向龙秋燕两女。

    “躲开!”龙秋燕一把将欣儿推倒在地,她也向着一侧扑倒,只是速度慢了一些,那寒芒袖箭擦着她肩膀钉入草丛中,带起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龙秋燕闷哼一声,肩膀被撕开一道血口,衣衫碎裂露出一抹雪白肌肤,她扑倒的地方恰好距离杨天不远,两人相距不足三米,她看到了杨天。

    龙秋燕差点惊呼出声,随即她看到杨天让她噤声的手势,眼睛眨了眨也不知道表露的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龙秋燕也是心思聪慧的女子,很快反应过来杨天现在决不能暴露,突施杀手才能化解眼前危局,她忍着肩膀的疼痛翻身而起,招呼着同样跳起来的欣儿师妹再次向前逃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凤阁大长老的得意弟子,竟然能避开我的袖箭,但你还是逃不掉。”黑衣蒙面人狞笑一声,身形已经飘到了杨天近前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在他左侧草丛里突然掀起一篷寒芒,南宫媚儿突然出手,暴雨梅花密集的攻势铺天盖地罩向此人。

    此人四品巅峰境界倒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不过南宫媚儿的实力还是太弱,暴雨梅花这种群攻杀招并不能要了此人的命。

    蒙面人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宝剑,蓝色剑气邹然掀起一道道剑芒,一阵金铁交鸣声中,媚儿的暴雨梅花大部分被剑芒扫落,只有几道寒芒钉入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就在此人冷笑之际,右侧又是一道冰冷的杀机出现,蒙面人脸色微变,宝剑瞬间翻转挡向杨天的攻击。

    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杨天的龙鳞剑岂是他能挡住,咔嚓一声震响,他手中长剑被龙鳞剑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原本以他浑厚的罡力,就算长剑被斩断,那剑气迸发的力量也绝非一个一品宗师能够抵抗。

    但杨天又岂是普通的一品宗师,他的功力就算寻常的三品宗师也比不上,杨天只是被震得手臂一麻,丝毫没影响到他出剑的速度。

    龙鳞剑杀势不减,噗嗤一声便划过了蒙面人的脖子,一颗头颅飙血抛飞向夜空。

    逃出一截的龙秋燕和师妹停了下来,看到杨天干净利落的一剑斩杀了蒙面人,两女满心惊喜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们为何会被蒙面人追杀?”杨天拎着剑走向龙秋燕两女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我们应该听你的话,提前离开的,就在刚入夜的时候,一群黑衣蒙面人袭击了我们驻扎的营地,杀了好多人,很多门派弟子都被迫逃入了栖雾山。”

    龙秋燕俏脸苍白,再次见到杨天的欣喜被无情的现实压得无法开心起来,她眼圈微红的说道:“我们逃入栖雾山后,那些黑衣蒙面人依旧在追杀我们,各大门派弟子都四散逃走,估计能活下来的没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南宫媚儿此时也走上前来,她穿着太白门弟子的衣服,龙秋燕愕然的打量了几眼南宫媚儿,身材真好,只是相貌差了点,她疑惑的问道:“杨大哥,这位姐姐是谁?”

    南宫媚儿心中啐骂杨天,果然不老实,来守护界没多久便勾搭上了这么美的女子,龙秋燕的容貌虽然算不上绝艳,但那份灵动的气质,出淤泥而不染,还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我叫南宫媚儿,是偶然和杨天相遇,结伴在栖雾山内生存。”南宫媚儿微微点头,不怎么热亲却也不冷淡,只是表现的像一个初次相识之人的平淡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南宫姑娘。”龙秋燕点点头,也就没怎么在意南宫媚儿,看着杨天道:“杨大哥,那些黑衣蒙面人似乎故意逼着我们逃入栖雾山,现在正在外围堵截追杀各门派弟子,我们逃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天看了眼南宫媚儿,南宫媚儿没理她,双手抱胸一副与他不熟的神态。

    杨天心中苦笑,这是闹哪样啊,不带这么吃醋的,自己和龙秋燕又没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听完龙秋燕这些话,杨天心中无法淡定了,前方有凶险,后方有追兵,现在想逃离栖雾山竟然都没那么容易了,他意识到了处境的险恶。

    幸好他有先见之明,事先就察觉到有些不安,让向阳他们带着两大军团离开了,他们乘坐飞船离开,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,否则两大军团一千多人都将葬送在栖雾山内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杨天并不急躁,而是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,越是这种生死危机的关头,杨天越能冷静下来对待,他知道一步走错,都将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这个神秘的势力太恶毒了,不仅把各大门派强者骗入了栖雾山,帮着他们破开天鬼老人的墓室,应付重重机关,最后准备杀人灭口,制造混乱,让南域武林大乱。

    竟然连各大门派的这些年轻弟子们都不放过,像是赶羊一般把这些各门派弟子赶入栖雾山,别说追杀了,就是时间长了,也没人能在毒雾笼罩的栖雾山内活下来。

    杨天能想象到,现在栖雾山外围的山林内,怕是已经被人严密坚守着,不会让任何人活着离开,将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直接冲出去,以他们这几人的实力,那是羊入虎口,就算能杀出一条路逃出去,也会被追杀的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留在此地同样不妥,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搜查到这里,万一来的是六品宗师甚至更强者,自己这些人连反抗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杨天,你来看看。”南宫媚儿的声音突然响起,她此时跑到蒙面人的尸体前检查了起来,似乎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杨天带着龙秋燕两女跑上前,便看到南宫媚儿手里捏着一枚红色戒指在观看。

    南宫媚儿将戒指递给杨天说道:“这应该就是这个组织的标志,佩戴戒指相互间就能认出,所以我判断,这个组织内部的很多人应该都来自于南域各门派或者江湖客,相互间并不一定知道对方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枚戒指能打开,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。”南宫媚儿说着,又从杨天手中拿过戒指,顺时针转了三圈,逆时针又转了五圈,随即咔吧一声,扣在上面的红宝石脱离了戒指。

    “这是很普通的奇门之术,顺三逆五,也叫乾坤斗转,一般的机关暗道上都会用到,作为开启之法。”

    南宫姐妹解释着,打开红宝石,里面发现了三粒赤红色药丸,每一粒都像黄豆那么大。

    南宫媚儿抓起一粒在鼻尖上嗅了嗅,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这不是毒药,如果我猜的不错,这应该就是解药,这些黑衣蒙面人能够在栖雾山内随意行走,不怕这里的毒雾,就是依仗这些解药。”

    那叫欣儿的女子一脸惊叹的看着南宫媚儿,惊喜道:“南宫姐姐,你好厉害,你竟然敢直接品尝这药丸,万一是毒药呢?”

    “毒药和解药的气味不同,一般的毒药都有香味或者无味,而解药却有腥臭味,这只是常识性的东西,虽然也有特殊,但我能嗅出来这到底是毒药还是解药。”

    南宫媚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:“虽然我现在不知道这解药如何配置,但此人身上藏有三枚,那就说明这解药有时效,一粒只能保他一段时间不被毒雾侵蚀,这种时效性的解药,通常是十二小时,最多二十四小时。”

    杨天和龙秋燕三人吃惊的看着南宫媚儿,没想到她懂得这么多,连毒药和解药都如此了解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现在也不是没有机会,再干掉几人,拿了他们的解药和戒指,穿上黑衣蒙上脸,就算遇到他们,也被认为是他们自己人。”杨天眼前一亮,哼哼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赶快把此人的黑衣穿上,蒙上脸我们去打猎,到时候我们乔装成他们的人,在这栖雾山内便可以进退自如。”南宫媚儿眨眼笑道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