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4章 打人就要打脸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杨天郁闷的吐血,白虎传承者简直就是个流氓,无赖,地地道道的恶棍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都被吃过这么大亏,简直是无地自容,不,准确的说是无脸见人,因为他的脸被白天打成了猪头,肿的怕是连莫紫陌见了都认不出是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一顿暴打把杨天折腾的筋疲力尽,最后瘫倒在山泉边,欲哭无泪,实在是打不过白天这混蛋,速度不如人家,实力不如人家,连拳头都没人家硬,杨天全面落败。

    白天打的那叫一个上瘾,还乐此不疲,只把杨天打的不还手了,他才悻悻的罢休,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而白天一身洁白的衣袍上,倒是多了几个脚印,是杨天拼了老命才在对方身上留下的,可根本没伤到白天,完全就是挠痒痒,充其量就是把人家白袍弄脏了。

    杨天嘴歪眼斜,躺在山泉边呼呼喘气,碰上白天这种爱欺负人的混蛋,简直是有理没地方说。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白天心里一定很扭曲,觉得自己比他帅,见不得自己这张俊朗的脸,所以才会虐打他。

    可偏偏杨天使出浑身解数,怒气值和暴力值飙升到一百八,依旧打不过白天,也就只能被打了。

    围着杨天转了几圈,白天眉开眼笑,觉得杨天现在的模样可爱多了,多乖巧的一个孩子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他都不好意思再动手打人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死猪啊,怎么躺着不动了,再起来大战三百回合,我还没过瘾呢。”白天踢了杨天一脚,一脸期待的希望杨天再爬起来,对他怒然挥拳。

    可杨天躺着不动,甚至把熊猫眼都闭上了,一副爱咋咋地,老子任凭你蹂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真没劲,刚才不是嗷嗷大叫,牛气的不行,现在咱们萎了,小伙子,当男人可不能萎啊。”白天摇头叹息,刺激着杨天。

    杨天心中大骂,你才萎了,你全家都萎了,老子又不是傻B,再爬起来让你揍一顿,你打就打吧,他妈的专门打脸,这是杨天无法容忍的,实在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“白天,野猪肉烤着吃,还是炖着吃。”

    烈扛着野兽回来后,顺便欣赏了一场虐人大战,看着杨天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也是心有怯怯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烤着吃了,不想挨揍,赶紧洗干净了,把肉给我烤的黄橙橙的冒油,打这小子,可真是费力气。”白天伸胳膊踢腿,一副浑身不舒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烈缩了缩脖子,满心里的血泪无处诉说,他可不敢告诉杨天,这几个月在鹰落山,他过着什么样的日子,每天都被白天揍一回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揍的他皮开肉绽,完了还把他丢在兽血桶里泡一晚,也不知道乱七八糟什么草药都往血桶里丢,那兽血像是刀子一般,在烈的伤口上割来割去,疼的他是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烈都想死了,简直是折磨人,后来渐渐就适应了,而且浑身血肉变得异常坚硬,就连自身力量都提升了几倍不止。

    如今的烈,一身筋骨血肉,比很多凶兽还强悍,他后来自然明白这是烈在帮他锤炼筋骨和血肉,虽然残忍了一些,但效果还是杠杠的。

    如今烈也是七品宗师境界,一身肉~体力量比很多九阶凶兽都强悍,整个鹰落山内,没有任何九阶凶兽能在力量上胜过烈。

    这就是白天的教导方法,虽然残酷,变态了一些,但烈在他的教导下,早已非同以往,如今和一些兽王,都能硬碰硬打个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烈也不敢替杨天说话,只好乖乖去清洗野兽,准备烧烤。

    石清轩提心吊胆的站在不远处,多次开口劝说别打了,可两个男人像是野兽一般,打的惊天动地,谁也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安静了,显然是杨天败了,她想上去看看杨天伤的怎么样,可又畏惧这个邪气俊逸的男人,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趣,这么快就不行了,也就比烈强那么一点点。现在的你,还远不是林啸天和我的对手,小伙子,还需要再接再厉。”白天絮絮叨叨,摇头晃脑,径直回自己的木屋去了。

    看白天离开,石清轩这才小跑着来到杨天身边,清秀绝丽的脸庞满是关切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怎么……啊,怎么伤的这么重,白天前辈也真是的,下手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石清轩看清楚杨天的容貌后,顿时心疼的都快掉眼泪了,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,这也太欺负人了,连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实在是不忍目睹啊。

    杨天勉强的睁开眼,看到石清轩关切心疼的神色,咧嘴一笑,本想说句我没事,可这一笑比哭还难看,又牵动了痛处,疼的他龇牙咧嘴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别动,我给你敷点药。”石清轩心疼不已,急忙拿出疗伤药液,又用干净的香帕给杨天擦干净了脸上的灰土和血迹,细心的给他脸上涂抹上了药液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太可恶了,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,为老不尊。”石清轩一边涂药,一边嘴里念叨,很是愠怒白天的出手无情。

    木屋内,白天脱下白袍,露出健美有型的身躯,他的皮肤比女人的还要细腻白皙,没有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白天显然是个爱干净的人,甚至有些洁癖,衣服脏了,自然要换,听到石清轩说他为老不尊,顿时嘴角抽搐,差点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他都想冲出去,告诉石清轩,自己今年还不到四十岁,怎么就为老不尊了,自己还很年轻好不好,风华正茂呢。

    烤野味熟了之后,白天走出木屋,像是刚才没暴揍杨天似得,哈哈笑着打招呼:“杨天,喝点酒,划划拳怎么样?比比酒量,看谁厉害。”

    杨天很想说句滚,老子没那兴趣和你这变态玩,可又担心白天这混蛋翻脸,找机会再揍自己一顿,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,谁让自己打不过人家。

    杨天猪头一样的脸现在已经消肿,已经恢复了不少,不死精血的强大自愈能力,可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白天喝了一口酒,看着杨天啧啧称奇:“你小子不简单啊,我以为至少两天之内都得顶着一张猪头脸,没想到恢复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承蒙前辈夸奖,谢谢。”杨天绷着脸,不阴不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我白天,什么前辈后辈,我比你大不了几岁,和你一样年轻。”白天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,不然你又有找借口动手了。”杨天一脸憋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我白天。”白天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杨天也一丝不苟,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看来揍的还是轻了,刚好我这浑身不舒服,还需要活动一下筋骨。”白天哼哼狞笑,还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“白天,下次有机会再打,先喝酒,吃肉。”杨天立马服软,真担心这混蛋再来动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这还差不多,算你识相。”白天大笑一声,抓起一块野猪腿抛给了不远处的白虎,白虎吊着野猪腿大快朵颐,吃的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那些人为何要猎杀凶兽,收取血核。”白天瞥了眼杨天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血盟利用血红色毒丸控制武林人士,那血红色毒丸的炼制,应该需要血核,他们想控制更多人,或许需要更多的血核。”杨天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并非如此,他们收集数量庞大的血核,应该还有其他用处。”白天想了想,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用途?”杨天皱眉沉思,突然觉得有这种可能,血核能恢复血气,是凶兽一身精血凝聚,蕴含着庞大的气血能量,这种东西,比人类的精血还要有助于血族提升功力。

    血盟背后必然有血族的影子,否则那秘法禁制内的血气不可能让杨天感受到血族的血脉能量。

    若是给与血族大量的血核,完全可以让他们培养出大批血族强者,或者让不少刚刚苏醒的血族老怪们恢复自身血气。

    “白天,妖魔两族固然可怕,但他们却在明处,但血族却是隐藏在暗中,天下将要大乱,血族随时可能会出现霍乱天下,我想知道你们鹰落山的态度。”杨天正色道。

    白天斜眼看着杨天,撇嘴道:“我最反感你这种自诩救世主的家伙,天下大乱关我屁事,我在那些自诩为名门正派的家伙眼里,不也是万兽门余孽,人人喊打的存在,天下人的死活,又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杨天无语,不过也能理解白天,上次双尊门,万宗盟那些至尊势力,不就号召了不少武林门派前来鹰落山铲除万兽门余孽,猎杀凶兽。

    鹰落山的凶兽,是股可怕的力量,一直让那些至尊势力忌惮,白天只要离开鹰落山,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既然天下人对他不仁,白天又怎么会在乎天下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