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8章 刚烈女子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这是陈英的家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的一切,在陈英的带领下,两人很快来到另一处偏院。

    据陈英所讲,这处偏院有一个地下储物室,空间很大,陈家在明光城做酿酒生意,储物室里存放着不少陈年好酒。

    当日天湖帮袭击陈家,陈家的一些妇孺老幼就被他藏在储物室,只是后来却被寻找了出来,全部遇害,几个年轻女眷,更是被当众凌辱而死。

    那里是唯一可以关押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处偏院内有人,院子门口还站着四名天湖帮弟子,实力都不强,只有四品宗师境界。

    杨天意念探查进去,很快便弄清了里面的情况,加上门口的四人,院子内外一共十八人,其中五六人还在喝酒。

    其中一间屋子内,一个体型健壮,后背上有一道长长刀疤的汉子,正精赤着身体,喘息如牛的俯身在一具雪白身体上,嘴里说着污言秽语。

    而他身下的女子面色痛苦,嘴角溢着血水,有气无力的发出哀叫声,手脚却是被绑缚在铜床的两侧,整个人呈现出一个‘大’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后,杨天眼神冰冷如刀,心中掀起滔天怒火,简直是畜生,那女子正在遭受着粗暴的凌辱,雪白的身躯上,还留下了不少殴打过的痕迹,显然反抗过,却被教训过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在这里,等我信号,你再进去。”

    杨天拍了拍陈英的肩膀,低声叮嘱了一下,身形一晃便扑向了院门外那四名放哨的天湖帮弟子。

    那四名天湖帮弟子低声谈笑着,正在议论女人,说是轮值过后,要带两个囚禁的女人好好玩玩,现在已经有些难以忍受了。

    正在四人婬声说笑之际,眼前突然一花,一道黑影突兀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杨天眼里杀机涌动,不等四人回过神来,手掌如刀划过了他们的脖子。

    四人眼里还满是茫然和惊讶之色,四颗头颅已经是飞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不等四具尸体倒地,杨天已经冲进了院子里,身如鬼魅般靠近两名巡视的天湖帮弟子,在两人还没看清他相貌之前,便出手如电拍碎了两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随即,杨天手中金芒闪烁,不远处两名站在树下的汉子,刚张开嘴巴准备大喊示警,脖子上突然一凉,却是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杨天瞬间冲到两人面前,罡气刃芒洞穿了他们的心脏,两具尸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天顺势收回锁喉金针,推开门走进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内有八人,一人在闭目养神,一人在擦拭手中长刀,其余六人却是吆喝着大口喝酒。

    杨天突然推开门进来,还转身合上了房门,六名喝酒喝酒的汉子都愣了一下,此人看着好像很陌生。

    那擦拭长刀的人也微微抬头,目光瞬间一凝,他感受到了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其中一名满脸横肉的壮汉,精赤着胸膛,有些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你们命的人。”杨天语气冰冷,话音未落,手中剑芒闪烁,一剑穿喉,击杀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消瘦男子。

    其余人脸色顿时惊变,只是他们的反应显然快不过杨天,不等做出应变,冰冷的剑芒便纷纷划过了他们的脖子。

    擦拭长刀的汉子和闭目养神的汉子,实力倒是比其他人强不少,都是八品宗师境界,那人的刀出手了,一刀斩出,杀势惊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依旧慢了,虽然惊变下劈出了一刀,但这一刀并未替他争取到脱身的机会,杨天已经冲到了他面前,后发制人,一道剑光闪烁,长剑从他前胸刺入,从后背刺出。

    那闭目养神的汉子一脚踹起面前一把椅子,椅子呼啸着砸向杨天,他却是飞身扑向窗口,就要从窗口冲出去。

    此人倒是机警,也聪明,杨天突然出现在房间里,挥手间斩杀了六名同伴,他立刻便意识到不妙,根本不敢恋战,急于逃出去。

    只有逃离屋子,他才有活命机会,不说其他院落内的天湖帮高手众多,就是不远处的另一间屋子内,还有他们天湖帮的三当家铁臂熊腰冯坤在。

    但杨天又岂能容他逃出去,手掌卷起一道罡气力量拦下了椅子,意念力量一动,一道刀芒激射而出,噗嗤一声斩断了那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鲜血喷溅而出,杨天也已经杀了过去,在那人惨叫出声之际,一掌拍下,猩红的血水和脑浆爆开,尸体砰地一声坠落在窗前。

    眨眼又击杀了八人,杨天心中的杀意依旧难以平息,捡起刀剑,推开门走了出去,目光冷厉的投向对面的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内,身材健硕的汉子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嘴里发出低吼声,腰身奋力挺动,而他身下的女子却是双眼翻白,满脸的痛苦羞愤,似乎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杨天一脚踹开了房门,而天湖帮三当家冯坤,也浑身一哆嗦,一身精华尽数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是男人最疲惫,反应最迟钝的时刻,杨天又岂能把握不住机会,刀剑同时出手,凌厉的杀势攻向了冯坤。

    冯坤虽然是九品宗师境界,但以他此时的状态,就算是实力比他弱的人,也能突袭下让他重创。

    冯坤自然也察觉到了危险,浑身一个激灵,就要翻身冲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反应快不过杨天的出手,噗的一身,长剑刺穿了冯坤的小腿,将他的小腿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长刀爆闪寒芒从后颈贯入,溅起一蓬血光,刀尖从冯坤的嘴里穿出,冯坤身躯一震,一双眼睛瞬间瞪圆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而从他嘴里喷涌而出的鲜血,淋了床上女子一脸,猩热的鲜血刺激下,女子睁开了双眼,便看到了倒在她身旁,惨死的冯坤。

    女子空洞而无神的眼神里闪现一抹震惊,随即看向了一步步走来的杨天。

    杨天心中悲怒,女子被绑在铜床上凌辱,此时浑身不着片缕,下身流淌了不少鲜血。

    杨天一挥手斩断了绑缚女子手脚的绳索,转过身背对着女子道:“你先穿上衣服,我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仗义出手,杀了这个畜生,南域齐家儿媳孙语遥感谢恩公相救。”

    床上女子挣扎着爬起来,擦了把脸上的血迹,她脸上并无得救后的欢喜,而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伤。

    她缓缓捡起一旁的衣物,将破碎的衣服穿在身上,说道:“恩公,这处院子里的地下酒窖内关押了南域三十多名无辜女子,希望恩公能把她们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若日后恩公有机会见到南域四大武林世家齐家长孙齐清河,替小女转告他一身,妾身对不起他,对不起齐家,无言再苟活人世,若有来生,再补偿他。”

    杨天身子一震,急忙转身,却是看到孙语遥抓起了冯坤腿上的长剑,对准自己心口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天原本是有机会出手拦截,但他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拦,看着一剑穿心而过,嘴里喷涌出鲜血,脸上却是露出解脱笑容的女人,杨天心情沉重而愤怒。

    “恩公,谢谢你,帮我告诉清河,我爱他。”

    孙语遥艰难的说完这些话,便倒了下去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帮你转告,也一定杀光天湖帮所有畜生,替你们讨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杨天深吸一口气,轻轻合上了孙语遥的眼睛,他知道这或许是孙语遥唯一的结果,她身为人妇,却被人摧残蹂躏,自然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,只可惜命运凄惨,杨天能为她做的,也只能是替她杀光天湖帮的人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