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0章 身陷囹圄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怎么浑身虚弱。”

    杨天迷迷糊糊醒了过来,只感觉浑身哪哪都疼,像是快要散架了,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,一看自己正处于一片山坡下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片山林,前面却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清湖,杨天晃了晃脑袋,随即瞳孔顷刻睁大,嘴里惊呼道:“好大,好白!”

    原来在前方的清湖内,正有一个肌肤雪白的身躯在湖中戏水,大半个上身都浮现在水面外,青丝如瀑,双臂如藕,胸前一对硕大的‘凶器’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失神,尤其是男人,杨天浑浑噩噩的醒来,睁开眼就看到了这么诱人的画面,以至于没忍住,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啊!女子的叫声比杨天尖锐多了,她不仅听到了杨天的声音,还一抬头看到了杨天,顿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杨天惊醒,这才意识到非礼勿视,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他急忙转身避嫌,准备解释自己是无心之失,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杀意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杨天只看到一道身影从背后扑来,一道凌厉的光华已经直奔他身上落下。

    杨天心中惊怒,这下手之人太狠了,完全是要命的攻击,偏偏他现在还浑身虚弱,没有多少力气,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以至于都没看清出手之人长什么样,就被一击轰飞,胸口处鲜血喷溅,直挺挺飞了出去,砸落在草丛内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杨天起身,一只脚已经狠狠踩了过来,娇小的身躯,瘦弱的脚板,却是有着沉重的力量,杨天胸口直接被踩中,若非他体魄强大,这一脚的力量能将他胸腔踩塌。

    杨天闷哼一声,眼神中透着极致怒意,紧咬着牙关承受着对方这一脚,俊朗的面孔都因愤怒而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哪怕是曾经被杨家嫌弃,一个人吃了无数苦头,也未曾受过如此屈辱,进入守护界后,更是从未被人这般欺凌,杨天都不知道那种憋屈和耻辱是什么滋味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竟然被人踩在脚下,此时才看清,这是一名鹤发鸡皮的白发老妪,穿着一身宽厚的灰袍,浑浊的老眼透着森冷寒芒,气息阴柔冰冷。

    “于婆,我要亲手杀了这个恶棍。”

    愤怒而尖锐的声音传来,先前在湖中戏水的女子冲出湖面,胡乱的将草丛里的衣衫穿在身上,急匆匆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白发老妪身上的杀机散去,可眼神依旧冰冷的盯着杨天,她手中的龙头杖一闪,对准了杨天的咽喉。

    杨天本就虚弱疼痛的身躯,被老妪先后重击,内伤可属实不轻,此时更是没有挣扎的力气。

    女子这时也冲到近前,罗裙沾水不少部位都贴在了身上,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,尤其是恼怒下剧烈起伏的胸口,更是荡漾起美妙的春光。

    她相貌也算美丽,杏眼含怒,粉脸冰冷,湿漉漉的秀发披散在身上,薄薄的红唇张开,紧咬着银牙,恶狠狠的看向杨天。

    似乎也没想到,杨天竟然还是个俊美年轻的男子,只是微微愣了一下,女子便一脸杀机道:“大胆狂徒,居然敢偷窥本小姐,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手中拿着的一把精美短剑便掀起一道寒芒,刺向了杨天的双眼。

    感受到女子的杀意,杨天心中悲哀,他现在已经明白,自己应该是来了天荒世界,而且到了人类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他根本没料到,那登天入口居然那么可怕,以他的身体强度竟然受了这么重的创伤,还昏迷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清醒过来,还遇到了这种可悲的事情,被一个老女人暴虐也就罢了,还要死在一个陌生女人手中。

    贼老天,你他娘的在玩老子骂?杨天心中大骂,这样死了,属实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一身功力难以发挥,又有白发老妪这种强者虎视眈眈,他连反抗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冰冷的剑锋在杨天的眼前停了下来,女子冰寒的脸庞浮现冷笑,咬着银牙道:“这样杀了你,岂不太便宜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此人形迹可疑,又十分陌生,竟然能出现在咱们青云宗后山,必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,直接灭杀的确太便宜他了。”白发老妪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二小姐仿佛也想到了什么,点头道:“的确可疑,本小姐才不管他是不是奸细,敢混入咱们青云宗,还偷窥本小姐洗澡,那就该死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子森冷的话语,杨天神情淡然,这女人虽然有几分姿色,但却称不上绝色,也就那两坨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对方眉宇间的高傲和狠辣之色,却让杨天明白,这女人不是心地善良之辈,落入对方手里,恐怕要受罪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并非有意冒犯,如果有得罪之处,还望海涵。”杨天这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哼,无意冒犯?但你已经冒犯了本小姐,你这双眼睛本小姐一定会挖出来。”女子冷哼一声,随即噗噗两剑划破了杨天的胸口,顿时鲜血溢出,留下两道深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杨天痛苦的低吼一声,几欲昏厥过去,心中大骂女子狠毒,可现在只能任人宰割,却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女子得意的冷笑一声,整理了一下衣裙,这才冷笑道:“于婆,把他带回去,用他的血肉喂养我的雪貂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妪应了一声,随即枯瘦苍白的手爪探出,一把锁住了杨天的脖子,将杨天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我先回碧云庄,把他关到石牢中。”

    老妪说完,直接拎着杨天的脖子飞身而起,身形快速起落在山林树木间,抓着一个人,速度却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杨天就被带到了一个景致优美的建筑群内,这里琉璃绿瓦,花香扑鼻,到处都有身穿彩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只是杨天来不及打量四周环境,就被老妪带到了一个石壁前,这里有一扇门,还有四名彩衣女子把守。

    见到老妪后,四名女子都恭谨的称呼于婆婆,也都好奇的看向被老妪拎着脖子,脸色苍白,浑身血迹的杨天。

    “把此人关到石牢,二小姐将要用他的血肉喂养雪貂。”

    老妪将杨天交给四名彩衣女子,随即飞身离开。

    杨天被带入了地下石牢,里面弥漫着腐臭熏人的气息,也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,两侧的每一间石牢内,都有被囚禁之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一不衣衫褴褛,头发杂乱,有的戴着铁链,有的浑身伤残,看到又有人被送进来,有人大骂,有人大笑,也有人疯狂的撞击铁栏,发出砰砰的声响。

    四名彩衣女子一路寒着脸喝骂,随后将杨天推进了一个铁牢中,而在铁牢角落里,还躺着一个蜷缩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妈的,此仇不报,老子不姓杨。”

    杨天摔了个跟头,牵动了身上的伤口,疼的龇牙咧嘴,费了很大力气才爬起来,缓缓靠在后面的石壁上,功法运转开始恢复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杨天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,功力也恢复了三成,这才开始打量所处的环境。

    那个和而他同一铁牢中,蜷缩在角落之人似乎从来就没动过,若不是杨天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息,甚至都以为对方死了。

    而在左边的铁牢内,是一个蓬头垢面,双脚双手都拴着铁链的魁梧男人,右脸上还有道深深的刀疤,浑身充满了凶悍气息,在杨天打量他的时候,他露出凶残的笑容。

    杨天没理会对方,再次看向右侧铁牢,里面同样只有一人,却是一个文弱书生般的中年人,即使身处铁牢,脸上依旧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此人只是随意扫了眼杨天,比闭上眼静坐不动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