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2章 原来如此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龙马书生的话音刚落,一道身影向着远处激射而去,却是荆天,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走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荆天逃逸的刹那,阴无极和跃千愁也动了,身形急飞退,向着不同方向离开。

    人性的自私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,他们都不想成为下一个被龙马书生诛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欧阳飞就是最好的例子,若他们落入欧阳飞一样的处境,没人会救他们。

    而欧阳飞的死,也让他们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杨天,看到了吧,你的盟友都弃你而去,这就是帝尊势力所为的妖孽天才,自私自利的一群蠢货罢了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肆意狂笑,目光中闪烁着一抹戏谑,看着杨天道:“我曾经说过,我们可以联手,现在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杨天神色淡然,荆天等人的逃离他并不意外,这些人本来就各怀鬼胎,为了对付龙马书生才暂时联手。

    如今龙马书生展露出了不可战胜的实力,欧阳飞的死,已经让他们胆寒了,不逃走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在故作强势,你的伤势并不轻,若他们不逃走,你也没有自信能对付我们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杨天冷冷的开口,他就不信龙马书生和他一样,同样拥有霸体这种强悍体魄以及祖血血脉的自愈恢复度。

    杨天的力量有多强,他自己岂能不知,打屁股棍法第三重力量暗算到了龙马书生,那是相当于杨天全力一击的三倍巨力,还是在霸天精血燃烧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就算是实力强一些的极神王,杨天也有自信能一棍轰杀,龙马书生的伤势,绝非他表现出来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他们依旧吓跑了,而你的棍法绝技也已暴露,再想伤我谈何容易,而我掌握的种种神通手段,也非你能比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哼哼一笑,一副胜券在握道:“你应该也是沈天龙的传人吧?和神剑门那个小辈一样,还有叶倾城和北宫如意,你们都应该得到了他的传承,拥有五行圣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就算你知道,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吗?”杨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,沈天龙这个贼坯还有传人存在,你们把五行圣物交出来,我会给你们轮回的机会,否则本座会让你们神魂俱灭。”龙马书生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确是万年前的强者,我也该称一声前辈才对。”杨天抱了抱拳说道:“但我很好奇,当年这里到底生了什么?神魔域又是如何出现的?和神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杨天的确很疑惑,既然龙马书生已经知道他们几人和师祖沈天龙有关,杨天也没必要去掩饰,他更想知道有关神山的秘密。

    龙马书生淡淡看着杨天,如今这里也只剩下两人,龙马书生开口道:“荒古时期,这里便一直存在,当初的太清殿,乃是荒古时期最强大的级势力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生了一些事情,荒古各族混战,而战场就在太清殿掌控的地域内。”

    “太清殿遭受重创,沦为废墟,强者陨落无数,但这里却保存了下来,因为这里是天墓,镇压着荒古巨魔噬魂天以及各族强者。”

    杨天听得暗自心惊,荒古巨魔噬魂天,看来就是那位将太一城所有人吞噬掉的魔头了。

    “五行圣物封印着天墓,镇压着那些强大的存在,这里也等于是一座牢狱。而太清殿幸存的强者便一直守护着天墓,并在这里建造了太一城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里与世隔绝,却是神魔域的一部分,如今的神魔域,就是当初各族混战的最大战场,遗留下无数宝物和传承,以及被摧毁的宗门驻地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龙马书生怒声道:“可谁曾想,万年前沈天龙等人进入神山,竟然被他们现了五行圣物,封印遭到破坏,沈天龙取走五行

    圣物,致使那些被镇压的荒古强者破除封印,太一城内百万人只有少数活口幸存下来。”

    杨天流下了冷汗,师祖这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啊,难怪这龙马书生如此怨恨他,提起师祖的名字就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诅咒之城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天也不好评价师祖的对错,可能师祖并不知道五行圣物镇压着什么,如果换做自己遇到这样的宝物,也一定会取走。

    “是另一个荒古强者临死前下的恶咒,那人叫死亡神主,和噬魂天那巨魔一样,同样是为祸苍生的邪恶存在,不过他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沉声道:“如今的邪魔殿,就是死亡神主留下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他被囚禁在天墓后,耗尽了寿元,陨落前利用自身的死亡大道下恶咒,永世诅咒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太清殿也算是荒古时期的正义守护,囚禁着天下巨恶,可为何如今的太一圣宗却要和天下人为敌,每次神山开启,太一圣宗的传人都会掀起腥风血雨,诛杀天下的优秀天才。”杨天疑惑道。

    通过龙马书生的解释,杨天已然明白,如今的太一圣宗就是荒古时期的太清殿后裔,按理说当初太清殿在这里守护天墓,镇压天下巨恶,应该也是福泽苍生,匡扶天下正义的门派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所作所为,却逆天而行,倒行逆施,这一点倒是让杨天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哼!在武修的世界,永远都是强者为尊,利益为上,太清殿即使对天下做出再多贡献,也抵抗不住人性的贪婪和阴暗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冷哼一声:“当初太清殿遭到魔族为的势力围攻,其他级势力不但没有出手相助,还落井下石,否则太清殿也不会被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我太清殿铭记师祖遗训,守护天墓,就是担心那些巨恶脱困为祸苍生,可到头来换来了什么?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咬牙切齿道:“换来的只是经过数千年休养生息才展起来的族人,沦为巨魔口中的亡魂,这一切不也是人类造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太清殿活下来的人便誓,不在以天下安危为己任。神山是我太清殿的遗址,埋葬着我太清殿无数先辈英魂,你们这些人凭什么来这里争夺本不属于你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每一次太一圣宗的传人现世,就会来神山诛杀各势力天才,就是为了阻止他们带走神山内的宝物了?”

    杨天惊讶的看着龙马书生,对于龙马书生的怨恨,倒也能够理解,但对这种做法却也并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哼,若非是你们这些人的贪婪,一再进入神山寻宝,打扰我太清殿先辈亡魂的安宁,带走了五行圣物,让巨魔脱困,我太清殿的上百万族人,也不会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太一圣宗的传一个传人,都以守护神山为己任,诛杀任何进入神山之人。”

    杨天苦笑着摇摇头,事情的原委他已知道,也不免有些同情曾经被巨魔吞噬的那些太一城的人类。

    尤其这件事还和师祖有关,只是他不知道师祖是否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现在也该安心去死了。当初没机会找沈天龙报仇,现在杀了你们,你们也算是替沈天龙赎罪了。”龙马书生冷冷开口,眼神中杀机毕现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为敌,但你要杀我,我也不会束手待毙。”

    杨天神色淡然,凝视着龙马书生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和我讲了这么多,无非是乘机在恢复伤势,但你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眼底闪过一抹惊讶,杨天竟然知道他在恢复伤势,却依旧没有乘机出手,倒是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马书生冷冷一笑,瞬间弥漫出惊人的气势,银月弯刀爆闪恐怖的银色刀芒,席卷天地间,攻杀向杨天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