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4章 屈辱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北宫如意的脸色也清冷下来,城主府大小姐加入天幻门,城主府等于有了强大靠山,所以才敢这般欺压凤舞楼。

    别说城主府大小姐只是天幻门的一名弟子,就是天幻门门主,在神魔域内也差点陨落在杨天等人手中。

    而他们走出神魔域时,天幻门一个叫刘桐的极神王还出面威胁,被白天一击灭杀了九名强者。

    此时就是杨天也心中冷笑不止,如意的师傅秦兰渝对如意有守护之恩,如今城主府仗着有天幻门当靠山,欺压凤舞楼,可想而知,秦兰渝面对冯家人的时候,内心有多悲凉屈辱。

    她最得意的一个弟子被冯子瑜玷污残害,却还要看着冯子瑜迎娶凤舞楼弟子,甚至还要当面贺喜,这对秦兰渝来说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烟儿,琴儿,你们不用担心,这件事我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北宫如意深吸一口气,看着两位小师妹道:“去帮我们寻找几件凤舞楼弟子的衣衫来。”

    两女点点头,转身离开,很快拿来了两套女子衣袍,凤舞楼是一个女子门派,并无男弟子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件事我亲自解决,你和琼瑶看着就好。”北宫如意神色清冷道。

    杨天笑着点点头,如意性子温和,善良,很少动怒,可这一次,杨天明显感觉到如意很生气。

    如意和琼瑶换上凤舞楼弟子衣衫后,三人赶往主殿,一路见到的凤舞楼弟子,她们脸上的笑容都很牵强,

    因为这根本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,所有弟子内心都有种屈辱感。

    气派而喜庆的主殿内,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除了凤舞楼核心成员外,便是来迎亲的冯家强者,以及灵陨城其他势力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这些势力为了讨好城主府,主动派人为城主府助威,一起来凤舞楼,也是为了给凤舞楼施压,让凤舞楼认清现实。

    “恭喜萧楼主,青茹姑娘能和冯公子喜结良缘,也是凤舞楼的福气,今后我等还要仰仗萧楼主一二。”

    主殿内,一名身穿锦袍的中年人呵呵一笑,看似在恭喜凤舞楼楼主萧静楠,但谁都听得出来,他话语中的讥笑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错,冯公子乃人中之龙,凤舞楼也唯有青茹姑娘配得上冯公子,可谓是一对佳话。”另一名黑脸老者也笑道。

    “据老夫所知,几年前秦长老又收了一名弟子,此女容颜无双,冰清玉洁,是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,为何最近不曾见到。”

    一名身穿红衣,相貌邪逸的中年身旁,站着一名神色傲然的老者,他淡淡的开口道:“这次与我家小姐一起来的天幻门弟子,个个都是天幻门的青年俊杰,若秦长老这名弟子能得到她们的赏识,未必没有加入天幻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秦兰渝脸色有些难看,冯家的人还真是无耻,居然打起了如意的主意,只是这些家伙若知道如意的真实身份,怕是会吓得寝食难安吧。

    “老夫也听闻过此事,凤舞楼又多了一位绝色佳人,只是未曾见过,秦长老为何不让这名弟子出来,让大家一见。”黑脸老者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弟子已在两年前失踪了,各位怕是没机会见到了。”秦兰渝语气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还真是遗憾。”傲然老者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身穿红衣的中年人大笑道:“好了,吉时已到,萧楼主还是让青茹出来吧,本少娶她为妾,今后必然会好好宠爱她。”

    冯家来的一群年轻人哈哈大笑,凤舞楼最优秀美丽的弟子,如今也只能成为冯家公子的妾室,这是城主府的荣耀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以前,凤舞楼这群女人,一个个眼高于顶,那会像现在这般忍辱屈服,看着凤舞楼所有强者脸色不好看,他们便心中痛快。

    &nbsp

    ;“你说什么?让青茹当你的妾室?”萧静楠脸色一沉,冯家来提亲的时候,可不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凤舞楼五位长老也露出怒容,司马青茹可是凤舞楼最出众的弟子了,又是楼主亲传,嫁给冯子瑜也是委屈了她,竟然还要成为妾室。

    “萧楼主,子瑜是我冯家唯一的嫡系子弟,早有妻室,青茹姑娘自然只能成为妾室,难道萧楼主不愿意?”

    冯子瑜身旁的老者目光一冷,今日,他们来凤舞楼,就是要打压凤舞楼,让凤舞楼承受屈辱,若萧静楠不同意,等待凤舞楼的就是毁灭。

    灵陨城其他势力以城主府马是瞻,灭了凤舞楼,抢夺凤舞楼的产业和资源,大家自然乐意效劳,他们还巴不得凤舞楼反抗呢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冯家这般羞辱凤舞楼,意欲何为?”秦兰渝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哼,意欲何为?秦长老是反对这门亲事了?”冯子瑜的三叔冯禹冷哼一声,眼神中透着杀意,看向了秦兰渝。

    “兰渝,退下,此事我自有主张。”萧静楠喝止了秦兰渝,事到如今,她也看出来了,今日要么忍辱屈服,要么被这些人联手围攻,凤舞楼将被血洗。

    可后果,太严重了,她们死了无所谓,但凤舞楼所有女弟子,即使有人能活下来,也将生不如死,会被这些势力带走,肆意凌辱奴役。

    任何地方,女子势力想要生存,都太艰难,凤舞楼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楼主,难道我们要承受这样的屈辱吗?”秦兰渝一脸悲怒道。

    她已经忍受过一次屈辱了,这一次,秦兰渝豁出去了,与其这样苟且活着,没有尊严,还不如血拼一场,死也要死的有尊严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长老却是纷纷叹气,她们明白楼主的为难,她要顾虑整个门派的弟子,热血冲动只会害惨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秦长老对我冯家有很大怨恨,这样的害群之马,有损我们双方关系,肖楼主若不清理门户,那我们可以代劳。”冯禹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冯禹的话,萧静楠脸色惨白起来,这是要她亲自出手击杀秦兰渝啊。

    “兰渝,快给冯三爷认个错,大喜之日,何必弄得不愉快。”萧静楠急忙给秦兰渝使眼色,让她出手击杀秦兰渝,她还真做不到。

    凤舞楼另外几名长老也急忙陪着笑脸替秦兰渝说好话,尽管心中悲怒,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秦兰渝看着眼前一幕,心头涌起浓浓的悲凉,不是她不理解楼主等人的顾虑与忍辱负重,而是她不愿意苟且偷生。

    一个宗门若失去了血性,连尊严都能丢下,即使这次能够保全,也终有一天会没落甚至覆灭。

    因为弟子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无法保护她们的宗门,如何愿意和这样一个没有骨气的宗门生死与共,更别提展宗门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秦兰渝出凄凉的笑声,眼神中闪烁着决然之色,冷笑道:“我秦兰渝无能,没有能力替自己的弟子讨一个公道,今日,我宣布退出凤舞楼,从此和凤舞楼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兰渝目光冷漠的扫向冯氏叔侄,以及灵陨城其余势力的强者,怒声道:“今日,我秦兰渝就算死,也不会与尔等无耻卑微的小人为伍,总有一天,会有人替我报仇,我会在九泉下,等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因为秦兰渝知道如意还活着,以她对北宫如意的了解,这个弟子总有一日会回来看她,一旦知道她被这些人逼死,必然会替她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找死,那我们就成全你。”冯禹眼里爆闪着杀意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却见一道身影冲入了主殿内,冰冷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殿内,临空一掌拍向冯禹,可怕的杀意弥漫,冯禹瞬间如坠冰窟,心中惊恐而绝望,他现自己竟然都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