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4章 并非众叛亲离

魂断心不死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那些走出来的强者也没有急着动手,两大圣人在此,还容不得他们放肆。

    但他们看向杨天的目光,却是格外冰冷,周身弥漫着可怕的气息,那怕杨天先前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,阻止了一场对于他们来说,必败无疑的大战,但依旧无法改变,杨天是时空大帝这个身份。 他

    们针对,仇恨的也只是时空,而非杨天本身,正如银发老祖所言,一代代先辈陨落在邪魔手中,血仇累累,他们又如何能忘记?太

    多的人,都如天古那些强者,为了天下苍生,为了人间道义,背井离乡,远离曾经的亲人,甚至都早已忘记了亲情的存在,活着的唯一信念,就是在与邪魔作战。

    他们承受的一切,付出的一切,又该谁来偿还?那毫无疑问,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时空大帝。

    对于天荒以及其他天地之人,或许还并没有如此深得怨恨,以及对时空的恐惧,他们所知道的一切,也都是道听途说,那只不过是传说,极为遥远的事情。若

    非这段时间与邪魔大战,经历着一次次生死,这才见识到了时空大帝拥有的恐怖力量,以及这时空殿的诡异,可怕,他们对时空大帝的认知,依旧会很空白,虚无到没有任何直观的感受。可

    这些肩负着圣人使命,一直镇守着时空殿门的强者,却是远比他们对时空大帝更为恐惧和仇恨。

    所以在杨天身份暴露下,他们纷纷走出要铲除杨天,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他们的经历和立场,不容他们有任何退缩。

    “时空,你还记得我吗?”殇伊此时也开口道。她

    的神色同样很冷,看向杨天的目光除了怨恨,也有着些许复杂,杨天就是时空大帝这件事,她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让她更容易接受,以她血魔祖的身份,同境界下,她足以称得上天下无双了,可这小子比她都要优秀,处处胜她一筹,原本她还有些不服,也颇受打击。可

    如今看来,这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,她面对的居然就是时空大帝,能有如此逆天之资,心智和天赋强的惊人的小子,原来却是时空转世。杨

    天无语的看了眼殇伊,融合了荒古记忆,他对殇伊的了解,当然更深了,魔族八祖之一的殇伊,曾经也没少打过交道,当然更多的时候,都是敌对立场。

    魔族八祖个个都是霸绝天下的魔头,也算是老对手了,如今其他几位魔祖都被时空算计陨落,只剩下一个被囚困在黑狱内的魂祖,杨天估计下场也好不到那去。“

    殇伊,看来你准备杀我了。”杨天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杀他,他一点不觉得奇怪,可他自己又何尝不觉得冤屈,他是时空不假,但后来的那些恶事,却都并非他所愿,都是罪恶时空所为,他灵魂深处的善念,已经被恶念镇压,一切恶行,皆是罪恶时空在施为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,他依旧被那恶念算计,坑害,让他有苦难言,无法辩解。

    “杨天,我虽然很欣赏你,你今生行事所为,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,可你既然是时空,我似乎没有任何理由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殇伊冷漠的看着杨天,抬手指向身后的累累白骨,怒意升腾道:“你看看这里,都是你犯下的罪孽,这里埋葬了多少生灵,神魔古城太多的魔族,都死在了你手里,我不杀你,我无法给我魔族惨死的族人交代。”杨

    天点点头,目光看向青霄神女,叹了口气道:“青霄,你也要杀我吗?”青

    霄神女神色悲伤,一双美目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杨天,此时内心纠结而痛苦,却也有着连她也无法克制的欣喜,能够再次见到师父,她是真的激动开心。或

    许连她自己也不清楚,她是希望见到师父,还是不希望见到,曾经她迫于无奈,联手师兄们诛杀了师父,那一天,是她这一生中最痛苦不堪的经历,疼的撕心裂肺,哭得肝肠寸断。她

    在这昏暗污邪的天地内,孤独守护无尽岁月,除了师兄们的殷切厚望,其他圣人临终嘱托,她或许还有一些自己的私念,是希望再次见师傅一面吧。

    “师傅,当初您留下八道天道之力,可曾想过,我和师兄他们都会得到,您根本不在意我们会自相残杀吗?”青霄语气哽咽着问道。

    杨天深吸一口气,如今的他岂会不知,那所谓的八道天道之力,只是时空的邪念所化,融合了圣人意,任何人得到那八道天道之力,实力的确会突飞猛进,却也会受他意志控制,最终沦为他的傀儡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天道之力,纯熟无稽之谈,根本不存在,只是他迷惑天下人的幌子罢了。时

    空自然也能想到,自己的四大弟子应该会得到,以玉霄等人的修为,可以说是圣人之下的无敌存在了,可他能舍弃一切,又怎么会在意弟子们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他知道青霄内心最难以接受的,就是他的冷漠和无情,将他们玩弄于鼓掌的那份邪恶和冷血。“

    青霄,有些事,我一时间也无法和你解释清楚,我也知道你未必会相信我的话,如果今日你要杀我,我也认了。”杨

    天苦涩一笑,目光扫向四周那些横眉冷对的强者,以及殇伊,朗声道:“诸位,你们要杀我,我杨天能够理解,也不怨你们,换做是我处于你们的立场,也会和你们一样。”“

    可他们,却是无辜的,他们愿意为我挺身而出,只因我是他们的亲人,是他们的朋友,我希望你们不要为难他们。”

    杨天指着杨锦绣等人,神色平静道:“我杨天一人做事一人当,既然你们认定我是时空大帝,要为天下苍生铲除我,我无话可说。”“

    呵呵,能在这时候,你们依旧相信我,支持我,愿意与我生死与共,我杨天感觉这一生没白活,死而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杨天看向杨锦绣众人,心中流淌着暖意,点头笑道:“人生得一知己,就够了,而我杨天,却有这么多亲人,朋友以及兄弟肯为我赴汤蹈火,此生真的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件事与你们无关,任何人都不许动手,否则我杨天死也不会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混小子在说什么,我们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围杀而坐视不管。”杨锦绣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虽然你小子来头吓人,更是曾经罪恶滔天,但那些事情与我们太遥远,老夫只知道,你是圣龙阁少主,你为圣主复仇,经历过什么样的磨难。”一

    道身影再次走出,长袍无风而动,一股凌厉的气息释放,目光凛然道:“而你的品性和为人行事,天荒如此多的人有几个敢说你是大奸大恶之人,你杨天光明磊落,坦坦荡荡,恩怨分明,满腔正义,这更是不争的事实。”“

    我姓风的可不管你是不是时空大帝,圣主不在这里,有人要杀你,那就先杀了我再说。”“

    风爷爷,你这是何苦?”杨天苦笑着看向走出来的风神,突破帝尊后的风神,不仅年轻了许多,容貌气度皆都不凡,一番话,更是说的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随着风神的话,天荒又有不少强者纷纷走出,大部分都是圣龙阁的强者,其中也包括白头翁,梅寒姑这些老一辈皇者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如此,杨天身边聚集起来的强者,依旧显得势单力薄,帝境强者,并没有多少。倒

    是让杨天意外的是,神剑门的老剑神和柳无白,竟然也都选择支持他。杨

    天心中暗自温暖,知道他是时空大帝,依旧有这么多人相信他,支持他,至少没有众叛亲离。